这里是黄琅古镇,上有马湖,下有金沙江,依山傍水,桃红柳绿,处处充满着江南气息。有幅征联这样写道:“锦屏耸峙,凤尾翱翔,龙头姣邈,溪洛丰盈,闪亮雷波福地;卧佛休闲,君山起舞,湿地芳菲,三湖旖旎,安居古镇水乡。”

土地下了户,有的人越来越穷,有的人越来越富。同样的土地,不同的人,贫富悬殊竟然这么大,真让人费解。

饿怕了穷怕了,谁不想吃上饱饭兜里有钱花,可是,出路在哪里?道理人人都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土生土长的黄琅人,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他们都知道湿地里长着莼菜。有的人把它看着草,有的人把它看着宝。他瞄准了莼菜,准备种植。有人劝他,别异想天开,整天想着发财梦,野生的莼菜能不能栽活都成问题,就算栽活了,投产了,卖给谁,你想过吗?他不信邪,说干就干,偏要走没有人走过的路。他姓啥名谁?他叫屈友兵。

屈友兵虽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但他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农民。种莼菜,他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是深思熟虑后作出的抉择。他查阅了大量资料,进行了反复论证。莼菜属多年生水生宿根草本,性喜温暖,适宜于没有一丁点儿污染的清水池生长。它鲜美滑嫩,是珍贵的水生蔬菜,也是国家一级濒危水生保护植物,素有“水中人参、植物胎盘、天生天养、食之瑰宝”的美誉。一切在他掌控之中,他不但栽活了,而且当年投产了。他惊喜不已,带着莼菜奔走推销,挣到了第一桶金。他品尝到了甜头,逐渐扩大了种植,办起了莼菜加工厂。通过深加工,莼菜增值不少。左邻右舍看红了眼,找上门来取经。如何种植,如何管理,如何采摘,有财大家发,他毫不保留,一股脑儿倒个精光。一家影响一家,一家带动一家,种植莼菜热火朝天,零星连成了片。马湖莼菜走向了市场,走红了市场,端上了餐桌,如今美名远扬。

正当风华正茂的屈友兵,累在其中,苦在其中,乐在其中。他不好高骛远,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滚雪球发展,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红火。他又瞄准了山上的罗汉笋,办起了竹笋加工厂。老板投资办厂是为了赚钱,但屈友兵赚的是干净钱是良心钱。在他家打工的人不计其数,可没有哪个人说过老板的不是,从他们嘴里道出来的话,老板心眼好,财大气不粗,对人和和气气的,安排的伙食也不错,一荤一素加个汤管个饱,不担心拿不到工钱。

有人嫉妒他,也有人羡慕他,屈友兵住上了好房子,开起了好车子,过上了好日子,但他非常淡定,依然朴朴素素,勤俭节约,不忘初心。承包马湖渔业养殖,承包马湖景区卫生管理,承包古镇卫生管理,这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光得罪人,他毅然去承包了下来,你说他傻不?他说,我不承包,总有人承包,让其他人承包,不如自己把它揽下来。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水清鱼欢,那才是家园,那才是天堂。一纸合同,那鲜红的盖章和手印,从上面读出的是承诺,是信任,是责任。“大凉山的阳光,为什么如此诱人?……”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垃圾车来了。他聘请的清洁工身着工作服,在街道上,在公路上,在马湖边,春夏秋冬,忙忙碌碌清理垃圾,他们正是景区中一个个闪亮的景点。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古镇又吹起了春风。你看,他迎着朝阳,昂首阔步地走在希望的田野上。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