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雷波县箐口乡优秀农技员宁玉杰

远山渐渐开始模糊,偶尔山顶车灯射出的光芒提醒自己不是孤独存在着,深一脚浅一脚向前挪动,手电筒发出的光惊醒沉睡的野雁,惊叫声吓了自己一跳。

宁玉杰就这样在山间盘旋,有时候是回家,有时候是去老百姓家,有的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出门还是回家。自从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宁玉杰的身影就开始长长久久地倒印在了箐口乡各村的小路上、公路上。

“白天老百姓不在家,放养的牛羊也在山上,自己也要做点资料,只好晚上去看了。”宁玉杰嘲笑着说,自己就是这山间路上的幽灵,总是晚上在这路上飘。

迫不及待  建设家乡急

宁玉杰,男,40岁,雷波县农牧局职工。由于精准扶贫工作“五个一”的需要,局领导找到宁玉杰谈话,希望他能够下到村上担任农技员工作,在充分考虑到宁玉杰的家庭情况之后,请求宁玉杰回到箐口自己的老家,这样,一方面可以照顾家庭,另一方面本地人熟悉情况,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宁玉杰在接到安排后,马不停蹄地赶回了箐口乡,开始了自己农技员生涯。

箐口乡是一个大乡,有9个村,其中7个村属于贫困村,那就需要7个农技员,但乡上没有那么多人,县上也派不出那么多人。关键时刻,宁玉杰主动担责,“我多包几个村吧,这里的情况我熟悉。”乡领导同意了宁玉杰的请求,安排了大堡、太阳、罗汉沟、红岩4个村的农技员给宁玉杰做。

领导刚安排完,宁玉杰就对罗汉沟村第一书记吴华昌要求,马上先到罗汉沟村去看一下基本情况。在箐口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吴于君的带领下,宁玉杰、吴华昌和罗汉沟村支部书记杨国江一起前往罗汉沟村了解基本情况。

在和村民介绍了农技员宁玉杰之后,宁玉杰便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在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了,罗汉沟虽然我来过几次,但你要说以工作形式来,具体怎样操作我也是摸门不进,只能先到养殖户家中看完情况再说。”宁玉杰说。

在杨国江的带领下,宁玉杰先来到了养羊大户彭夫根家。彭夫根家的羊全部都放养到山上去了,宁玉杰只好和彭夫根口头交流。之后,宁玉杰又到村上的其他几家查看牛羊养殖情况,和村民交流养殖心得和技术。

事不过夜 问题即时办

201693日,太阳村兽医伍浪春打电话给宁玉杰。“我们村发放的仔猪发高烧了,有些还在便秘,我整不住了,你快来看下咋回事。”

接到电话的时候宁玉杰正在乡上整理农技员软件资料,他马上就给同事张彪说:“我桌上的资料你叫他们谁都不能动,我去一下太阳村。”

宁玉杰跑到公路上搭车到了青龙湾(小地名)然后开始查看仔猪情况。和伍浪春说的一样,有的仔猪是高烧,而有的出现便秘。宁玉杰仔细询问了村民平时的喂养情况,今天早上喂了什么,猪圈是否清理干净等具体事项。步行2个小时查看了差不多78家之后,宁玉杰了解了大致情况,随后,宁玉杰给县上领导汇报,领导要求马上安排药物。

在得到领导同意之后,宁玉杰立即包车前往县城拿药。在拿到主治高烧、便秘的药物泰乐菌素、卡那、美柯林等之后,宁玉杰又转身往太阳村赶。在赶到太阳村时,天已经黑到了极点。

在和村组干部,兽医伍浪春商量之后,晚上不宜打针喂药,需要第二天天明光线好的时候才能医治。

第二天,宁玉杰和伍浪春分别在组长的带领下,前往仔猪生病的家里给仔猪进行医治。

经过一天一夜的忙碌,太阳村仔猪高烧、便秘情况得到好转。

相信科学 功效最大化

治穷先治愚、扶贫先扶志。宁玉杰说,老百姓有时候对于自身盲目的自信会导致很多不应该发生的问题发生,他们总感觉自己这样做了几十年了,肯定比你喊他们做的要好,其实,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现代化的养殖才是老百姓发财的途径。

箐口乡小海村是雷波县养殖示范点,县上给村里买了青饲料加工机,要求村民在农作物还是青的时候,也就是半成熟的时候,整体进行加工,变成青饲料,经过密封保存,让牛羊能够在寒冷的冬季吃上新鲜的食物。

“最开始的时候,玉米还没到收割的季节,我喊他们把玉米砍了,连同杆一起加工装成青饲料,就是没几个人听。”宁玉杰说,村民不仅不这样做,反而还骂我们不懂庄稼,不懂喂养。

没办法,宁玉杰只好让村长杰克曲呷带头把自家的2亩玉米砍掉,加工成青饲料。“实际上我也没多大的信心,毕竟玉米还没成熟,这样加工出来的饲料行吗?”杰克曲呷说,不过,作为村长,我还是相信科学的,既然人家宁玉杰作为专业的农技员,肯定不会坑我。在村长的带领下,还是有好几户进行了青饲料的存贮。

12月的时候,天气开始寒冷了起来,没有存储青饲料的老百姓变羡慕那些存了青饲料的了。“人家的牛羊天天吃新鲜蔬菜,自家的牛羊就只有吃干草。”

借草,成为了小海村茶余饭后最常见的话题。

“明年我不用再去说,他们自己都会主动的存储青饲料了。”宁玉杰说。

随叫随到 工作无限制

“我家的猪又不吃东西了。”

“我家的牛嘴唇起泡了”

宁玉杰每天都会接到很多电话,村上有兽医,但村上的兽医显然没有宁玉杰吃香。“因为宁玉杰是正宗学校出来的啊,而且是县上认定的农技员哦,”村民们遇到事情,总是第一个想到宁玉杰,而宁玉杰总是在第一时间就赶到老百姓家中。

20161016日晚上7点左右,罗汉沟村张夫军打电话给宁玉杰,自家有只羊不走了。宁玉杰想到自己离那里走小路不是很远,拿上电筒,一个人往张夫军家里赶,等宁玉杰走到张夫军家时,已经晚上9点左右了。

在查看了张夫军家不能行走的羊的具体情况后,得出这只羊是得了腐蹄病。

宁玉杰告诉张夫军,要使劲把羊脚里的浓水挤掉,然后用松痒水清洗,最后用高锰酸钾浸入伤口包扎好,两天换一次药,23次就好了。

完事之后大约晚上10点了,张夫军留宁玉杰过夜,但宁玉杰说自己还有其他事情,坚持要回家。

“这种晚上出动的时候是很多的,没法,这个动物生病不是你说他哪个时候生才生的,我只能尽量在最快的时间赶去看病,医治。”宁玉杰说。

夜空中星星眨着眼睛,望着山间哪一点慢慢移动的身影,慢慢地走向夜的深处……

(本文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