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波县溪洛米乡水落村癞子沟地势陡峭,乱石成堆,从沟底到山顶约1000多米。在这座曾经荒无人烟的大山腰,近日建起了一排蓝茵茵的板房,它就是村民张远银修建的养牛养羊场。在养殖场周围陡峭的山坡上,成群的牛羊在觅食青草。这片谁也不会放在眼里的乱石荒坡,张远银却视为宝地,而今已经成了他实现创业梦想的福地。

为吃大米饭 夜以继日造良田

张远银现年51岁,全家4口人。他敢想敢干吃苦耐劳的精神在水落村无人不竖起大拇指称赞。农村土地包产到户时,张远银家仅分到8分水田,一年生产的水稻远不够一家人的口粮。张远银家房屋周围全是乱石堆,他经过认真观察后,决定把乱石堆改造成水田,吃大米饭就不愁了。没有机械,没有爆破材料,张远银与妻子用铁锹、锄头,一锹一锄地改造乱石堆。村里人有的说把乱石堆改造成水田,非脱一层皮不可;有的嗤笑他头脑发热异想天开。张远银充耳不闻别人说什么,夫妻俩不分白天黑夜地劳作。铁锹、锄头用坏了好几把,整整3年时间,硬是把乱石堆改造成了3亩多水田。

“水田改好了,身上硬是脱了一层皮。”张远银说。村民们看到张远银成功地把乱石堆改造成了良田,都学他一样改造乱石堆,全村水田面积增加100多亩,家家户户都吃上了大米饭。

缺乏经验 养殖受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张远银家的日子刚刚有所好转,先是哥哥病逝,仅隔3年时间弟弟又不幸病故。张远银的母亲气得精神恍惚,茶饭不思,不到两年时间便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真是祸不单行,母亲瘫痪不久,张远银的妻子王大莲又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家里有两个病人,张远银不但不能外出打工挣钱,而且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部卖钱,四处求医为母亲和妻子治病。

“我虽然想方设法医治母亲,但还是没有把她的病治好。”张远银遗憾地说,他母亲瘫痪15年后不幸去世。母亲去世后,张远银开始外出打工挣钱,家庭生活逐步好转,存折上还有了几万元存款。

2012年的一天,张远银在手机上看到养殖波耳山羊致富的信息,他立刻与妻子商量,要去山东省购买波耳山羊饲养。王大莲深知丈夫是不甘寂寞,敢想敢干的人。再说,山羊在本地一直销路好价格高,养羊肯定赚钱,王大莲完全支持张远银购买波耳山羊饲养。

王大莲省吃俭用积攒了4万元存款,原本是准备重新修建住房的。为了支持丈夫创业,她把4万元存款交给张远银。张远银说钱太少,买不了几只羊,又向亲戚朋友和邻里借钱。

“我们村是贫困村,村民们有存款的不多,借了20多家人才凑够5万元。”张远银说,他岳母把自己的500元私房钱也给了他。

张远银去山东买回81只波耳山羊,其中1只种公羊,其余全是母羊。张远银赶着一群白花花的波耳山羊去放牧,村民们好不羡慕。然而,还不到20天时间,波耳山羊就死了1只。张远银非常心痛,仔细观察是什么原因造成山羊死亡。哪知,原因还没有找到,波耳山羊像患了瘟疫一样,每天都在死亡,多的一天死了10多只,仅仅1个多月时间,81只波耳山羊仅剩下12只。火热地创业热情被一大盆冷水浇灭,不仅家里计划修建住房的存款化为泡影,而且还背上了5万元的债务,张远银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精准帮扶  激发再创业热情

“波耳山羊为什么死亡呢?原来我不懂养羊技术。”张远银说,2014年他小儿子初中毕业,便叫他去读畜牧职业学校。

2015年.雷波县烟草局干部李建荣到水落村任驻村第一书记,张远银家被识别为建卡户之一。

“在与张远银接触时。我发现他很有头脑,而且有干事创业的强烈愿望。”李建荣说,张远银家住房已经很破烂了,但是他正在四处筹措资金准备购买山羊饲养,没有想修房子。

张远银的小儿子从畜牧学校毕业回到了家乡,张远银心里有了定心丸,他同上次一样向村民们借钱购买山羊饲养。村民们把存款都借给他,短短几天就借到18万元巨款。张远银用这些钱买了200多只山羊和修建圈舍。

水落村癞子沟的荒山荒坡有数千亩,虽然地势陡峭乱石多,但饲养牛羊完全可以。张远银与村民们签订协议,租用荒山荒坡建养殖场,计划大规模养殖牛羊。

李建荣说,在脱贫攻坚战中,张远银一边忙修建住房,一边忙种草养畜,从不提任何要求。县政协主席陆青到水落村督查,了解张远银的情况后,当即拍板给他10万元产业扶持基金。县农牧局领导也表态给32000元修建圈舍。张远银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目前,已修建500多平方米的羊圈和约1200平方米的牛圈;有山羊306只,黄牛26头。去年,销售了46只羊,收入5万余元。

追逐致富梦  永不停息

“癞子沟的荒山荒坡养几千只羊,上千头牛也不成问题,如果不养殖牛羊实在太可惜了。”张远银说,让癞子沟牛羊满山坡是他最大的愿望。

张远银做起事情来可以不分白天黑夜,吃苦耐劳的精神路人皆知。73岁的朋昌才老人说:“前年三月,张远银在癞子沟岩上种甜象草,晚上12点过了还没有回家。打他的手机只是响没有人接,大家都吓出一身冷汗。正当大家心急如焚准备去找他的时候,他打电话回来了。”

张远银说,很想发展壮大养殖规模,但缺乏资金。他还欠贷款和借款共30余万元,如果把牛羊全部卖了,就能还清所有欠账。但那不是他的愿望,他的理想是养殖牛羊都要在千头以上。去年,他通过电话与山东省一家养牛场达成协议,购买100头优质肉牛犊,购牛款由溪洛米乡政府出具证明先付10%,养牛场派技术员到他的养殖场技术指导,3个月后技术员才离开。谁知别人而今不同意,要求至少先付60%,100头牛犊需要付30多万元。

“去年卖了46只羊收入5万多元,全部用来修建圈舍。”张远银说,由于缺乏资金,100头牛犊买不成了。今年春节后,两个多月母羊生了70多只小羊羔,只有每年卖商品羊慢慢积累资金,逐渐把养殖场发展壮大,实现牛羊满山坡的远大理想。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