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13岁第一次买天麻卖算起,做了30多年的生意,现在年龄大了腿脚不麻利了,主要在家乡发展核桃、白茶和名贵中药材重楼。”雷波县箐口乡白岩沟村村民,残疾专干谢福贵说,种植核桃和白茶树,不仅绿化了荒山荒坡,有利于保持金沙江流域水土,而且经济效益也非常可观。重楼是名贵中药材,目前,市场价格高达600元1斤。身体4级残疾的谢福贵,如果坐着等靠要,肯定是不折不扣的的贫困建卡户。然而,他身残志坚从没有放弃奋斗,他要靠一果一叶一枝花圆小康梦。

幼年学做生意 壮年落下残疾

谢福贵生于1970年,8岁才到临近的罗汉沟村小读书,由于家中姊妹多经济困难,小学3年级没有读完就辍学了。谢福贵居住的白岩沟村,不是山就是沟,村子后面是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谢福贵辍学后,天天同村里的小伙伴上山放牛。森林里有各种野兽,鸟雀等动物;也要天麻、重楼等名贵中药材。每到年春夏天麻采收季节,小伙伴们把牛赶上山坡,便到森林里找天麻。    

“村里有一个专门收购天麻的小商贩。”谢福贵说,小伙伴们每天下午回家,把找到的天麻卖给小商贩,得到几角或几块钱,心里高兴得不得了。一天,谢福贵用卖天麻的十块钱,把小伙伴们找的天麻都买了,回村卖给小商贩,得到20多块钱。谢福贵悟出一个道理,找天麻卖,不如收购天麻卖。从那以后,谢福贵准备了一把秤,开始收购天麻等药材,走上了经商的路。

随着年龄增长和资金积累,谢福贵开始大量把本县土特产品运到外地销售,哪样生意赚钱就做那样生意。

1996年,箐口乡大量种植白魔芋,谢福贵把村民们种的魔芋收购,运到云南省永善县去销售,每天有10余辆大卡车为他运输魔芋。一天,谢福贵在卡车上装车还没有下车,司机就开车了。谢福贵顿时从车上摔下来,而司机根本不知道扬长而去。

“当时因为缺钱没有到外地医院去治疗,在县医院治疗了几个月,伤虽然治好了,但脊椎受损成了驼背。”谢福贵伤感地说,虽然司机有责任,但他没有找他付一分钱的药费,甚至没有给司机说明情况。

谢福贵成了残疾人,但他没有消沉。他重操旧业,主要以收购中药材卖给制药厂为主,兼做其它生意。谢福贵说,如今做生意的人太多,赚钱非常不容易。

一果  核桃树成为摇钱树

白岩沟村紧靠深山老林,在缓冲带的荒山荒坡上,历来就有不少核桃树。谢福贵看到发展核桃的美好前景,2010年,他开始在荒山荒坡上栽植核桃树。

“我购买的是县内育苗户的核桃苗,三四年后核桃树有碗口粗了,却不挂果。”谢福贵说,2013年春,他到盐源县一位朋友家里去做客,了解到盐源“大优一号”核桃果大,成熟早,当年嫁接后就挂果。谢福贵当即购买了8000元的“大优一号”核桃枝条,请盐源的师傅到村上帮他嫁接优质枝条,果然当年就挂了果。

精准脱贫开始后,州委、州政府确立了1+X的产业发展战略,核桃是首要的产业发展项目。谢福贵已有栽植和嫁接核桃的经验,他如鱼得水,放开手脚大力栽植核桃,只要能植树的地方他都栽植核桃苗,核桃树面积发展到约40亩。村民们看到谢福贵大量栽植核桃,也积极行动起来栽植核桃。谢福贵一下成了栽植核桃的土专家,他帮助村民们联系购买核桃苗,手把手传授种植和嫁接技术,白岩沟掀起了栽植核桃热。

在全县大面积栽植和嫁接核桃的时候,白岩沟村不少青壮年都成了栽植和嫁接核桃的土专家。他们既育核桃苗出售,又出售优质核桃枝条,还应邀到其它村去嫁接核桃挣钱。仅仅五六年时间,白岩沟的荒山荒坡变得绿树成荫,再不是以前只看到光秃秃的白岩了。尽管核桃树还没有到挂果的盛果期,村民们卖核桃收入少的1万元以上,收入多的达五六万元,核桃树成了摇钱树。

一叶  白茶香飘神州

雷波绿茶已名声在外,殊不知雷波还有另外一种茶——白茶。白茶是中国六大茶类之一,白茶树属乔木或灌木,高3米至15米。白岩沟村有史以来就有白茶树,有的白茶树树龄超过百年。白茶具有解酒醒酒、清热润肺、平肝益血、消炎解毒、降压减脂、消除疲劳等功效,尤其针对烟酒过度、油腻过多、肝火过旺引起的身体不适、消化功能障碍等症,具有独特、灵妙的保健作用。

近年来,人们对白茶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市场价从10块钱一斤上涨到近百元一斤,而且仍然处于上涨趋势。头脑灵活的谢福贵发现了商机,开始做白茶这篇大文章。

“以前白茶树都是祖先栽的,数量不多,一般都是自己摘来自己吃,或者送亲戚朋友,很少出售。”谢福贵说,现在白茶需求量大了,价格高了,一株老白茶树茶叶要买上千元,白茶树也是摇钱树。

白茶树适宜二半山生长,全县二半山地区都有高大的白茶树。然而,白茶树没有种子,大家都不知道怎样育苗。人们栽植白茶树都是从深山老林中找白茶树苗栽植,没有人能够培育白茶苗。要大面积栽植白茶,幼苗从哪里得来呢?谢福贵心里一直思考育白茶苗的问题。

真是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2015年春,谢福贵在采摘春茶时,不小心把一枝茶树枝条的皮踩掉了。他找来塑料袋,用泥巴把茶树枝条的伤口包好,目的是希望受伤的枝条不至于干枯。岂止几个月后奇迹出现了——茶树枝条包扎处居然长出了树根。正是秋季植树时节,谢福贵小心翼翼把长根的枝条剪下来,再小心翼翼地栽在地里,一棵白茶树就这样诞生了。

无意中掌握了白茶育苗技术,谢福贵高兴得在睡梦中笑醒。他开始在老茶树上“育苗”,扩大白茶栽植面积。

“白茶树与核桃树差不多一样高大,两种树完全可以套栽。”谢福贵说,他家白茶树已发展到1000多株。他指导村民们育苗,全村白茶栽植面积不断增加。每年茶叶收入少的两万元,多的达六七万元。

谢福贵说,白茶发展空间非常大,但村民们都是人工制茶,没有一点点科技含量。他打算购买先进的制茶机械设备,建白茶加工厂,树立雷波白茶品牌,让雷波白茶销往全国各地,香飘神州。然而,建工厂需要巨额资金,目前难以实施。“党的政策越来越好,我相信理想一定能够实现。”谢福贵说。

一枝花  七叶一枝花开遍山川

七叶一枝花是一种名贵中药材,又叫“重楼”。谢福贵幼年第一次做生意就买卖中药材,因此,对药材情有独钟。

“我20多年前收购重楼才一块钱一斤,那时是野生的,现在种植的重楼市场价格高达600元1斤。”谢福贵说,现在野生重楼几乎绝迹了,而制药厂需求量越来越大,价格越来越高。野生的没有了,只有种植,种植重楼是一条农村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好门路。

谢福贵说,当初把野生重楼挖回来栽在楼顶,只适时浇水就长得很好,不需要复杂的技术。谢福贵种植重楼效益非常好,四面八方的群众闻讯后纷纷上门学习经验。谢福贵毫无保留传授技术给前往取经的人。而今,在箐口、汶水、海湾、溪洛米、回龙场等乡镇,不少村民在谢福贵指导下种植重楼,掀起了种植重楼的热潮。

箐口乡核桃坪村宁廷刚种植了1亩多重楼,他说,产量至少有2000斤,按照500元1斤计算,价值也超过100万元。

“我现在不卖重楼的块茎,只卖种子。”宁廷刚说,重楼的种子五六百元1斤,求购种子的很多,每年卖种子轻轻松松收入四五万元。可喜的是重楼的块茎一年长一节,刨开土割去重楼块茎的一节或几节,重楼生长一点不受影响。因此,家里缺钱了,马上就可以去地里割重楼卖,实在太奇妙了。

上田坝乡搬迁到锦城镇城北村的溪洛渡库区移民刘不石,在谢福贵指导下,在海湾乡麻柳湾村租用10地种植重楼,如今长势良好,刘不石高兴的合不拢嘴。

谢福贵在指导他人种植重楼的同时,也在回龙场乡大堰村租用了20亩土地种植重楼。谢福贵说,重楼名曰七叶一枝花,原因是重楼苗有七片叶子,叶子中间要开一朵红花。他要让七叶一枝花在雷波山川大地灿烂开放,成为农民朋友脱贫奔康的理想之花。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