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凉山》栏目直播雷波易地扶贫搬迁背后的故事

1110,当你通过《直播凉山》看到雷波县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如火如荼施工的场面时,你可知道这两小时直播的背后蓄积了不少感人故事——

瘪着肚子当指挥

115,罗淙带队到雷波进行直播。

罗淙,50岁左右,黝黑的皮肤、眼镜下一双有神的双眼、强健的体魄,现任凉山日报社编委委员、汉文版新闻总监、要闻部主任,负责担任此次直播总导演。从接到任务那一刻起,他就开始了思考,策划、编写方案、成立工作组。

按策划,直播前必须要有采点、走流程、录播三个大环节。

走流程是在离县城20公里的铜厂沟村安置点和28公里的小海村安置点。出发前接到乡上的电话,两个地方头天晚上都下了雪,工地没法施工,建议不要前往。罗淙斩钉截铁地说:“去!”

目前,307省道正在升级改建中,20公里路行驶了3小时。到达现场后,罗淙显得十分疲惫,原来是胃疼的老毛病犯了,连早饭也没吃。但他迅速指挥各组人员开工。下午在箐口乡小海村支书家里吃午饭,他端着一碗白开水喝,县里随行人员劝他用餐。他笑嘻嘻地说:“水管一日!”原来,这是他治老胃病的“偏方”,不吃任何食物,喝水挨上两天就好。他饿着肚子,忍着胃痛工作了一天。

录播是为防止直播中突发意外而做的备用片。罗淙对录播的要求非常高。在录播铜厂沟集中安置点时,主持人右后方有一条宣传标语被风吹乱、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被他盯着了,立刻喊“停!”让现场助理整理好标语后重新录制。

完成录播,已是下午5点半。为了保证第二天的直播更加顺利,技术组人员必须再次检测电路、设备、网络的畅通,罗淙让县里随行人员带一波人先回县城,县里随行人员想到他胃痛已经3天没吃饭让他先走,他却笑着说:“安排先走的这些女同志,都不经饿,更何况全是是小女同志,更经不住饿嘛。”他挨着饥饿,忍着疼痛在晚上10点才回县城。

回到县城,罗淙并没休息,拖着疲惫的身体、忍着胃痛约见了由于工作原因没到现场录播的张副县长。1小时的采访,张副县长看到罗淙一直捂着胃,一问才得知他已三天没进过食物了,感激道:“辛苦你这饿肚指挥官了!”

直播顺利完成后,罗淙找到小海村村支书,握住村支书的手深切地说:“感谢你天天为我们煮饭!”

“可你一顿都没吃,天天胃痛,饿着肚子为我们雷波宣传,你‘挖几挖’(彝语“好得很”)!咔莎莎(彝语“谢谢”)喔!”村支书连连称赞。

忍着脚痛做摄像

摄像,是直播的幕后英雄。这次直播中,有两名摄像,徐丹青负责小海村拍摄点的摄像。

就整个节目来说,摄像工作非常关键,是导播的眼睛,技术要求相当高。摄像师的拍摄角度和构图,直接影响到整个直播画面。罗淙告诉记者。

徐丹青说,这是他第二次参加直播,心理压力还是很大。

录播那天,由于路途过于颠簸,徐丹青晕车厉害。到达小海村时,大家见他脸色苍白,让他休息。他却说,等会儿天色暗下来就拍不出最佳效果了,我没事儿……”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扛起他的武器”——20多斤重的一部摄像机向现场走去。

录播正式开始了,主持人出镜、大场景、旧村居,轮到村民出镜了。可村民一见徐丹青举着的武器就紧张起来,录了很多遍都没有成功。他顾不上自己的肩酸脚疼,耐心地引导村民,一遍又一遍,直到满意为止。

录播完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但徐丹青却没时间休息。他还要剪辑片子。为了最佳效果,他一直剪到凌晨3点。

第二天10点的直播开始了。在小海村摄制组现场,记者发现徐丹眼睛是肿的,眼神中还透着疲惫,但他依然精神抖擞扛着摄像机,像一名战士直直地默默地站在主持人对面待命。

一切按流程正常地进行,镜头要跟随主持人到安置点的新房里去时,徐丹青必须配合主持人退着走,他和后面的护卫根本顾不到脚下,当他的脚被一块尖石刺痛时,迅疾轻盈地提开了,手里的摄像机稳稳当当,让画面依然保持着水平。就这样,他扛着自己的武器持续工作了1个多小时,满头大汗。直播结束,他放下摄像机,脱掉鞋子一看,脚上被刺的地方已经破皮、浸出血迹,笑着着大家说:小海村的新居留下了我的血哟!

割舍疼爱备主持

瘦小的个子,尖尖的小脸,一头精神的短发,爱说爱笑、时尚、灵动,这便是本次的主播之一杨娜。接到任务,她既兴奋又难过,因为雷波是外婆的故乡,自己一直想要去看看,可想到要和两个孩子分别那么多天,怕孩子们不开心自己又有些难过。

“直播中对主持人的引导语言要求是非常高的,必须精炼、准确、易懂。”罗淙告诉记者。

铜厂沟安置点需要出镜的村民是两户,杨娜却深入走访了6户人家。

彝族村民杨秀珍在被杨娜问到“您去看了新房子了吗?喜欢吗?”杨秀珍乐呵呵地告诉她:“房子嘛好得很,很漂亮,有专门的灶房、客厅、厕所,不要说进去住,就是看一眼,死了也值了……”杨秀珍的回答让她震惊,更坚定了她做好直播的决心。

采点完后,杨娜整理对村民的采访,修改引导语,直到深夜2点。

第二天是录播,杨娜起得很早,按直播要求画上了淡妆。下车后大家发现昨天还有说有笑、活泼开朗的杨娜一直没说过话,就开玩笑说:“我们的美女主播成小哑女啦!”

原来,杨娜感冒了,嗓子十分难受,不得不装起深沉来。

录播开始了,两颊和鼻尖冻得通红的杨娜出场了。流利的普通话、准确的语言、灿烂的笑容,“小哑女”变成了镜头前最美的“小精灵”。

杨娜完成直播后的第一件事是为两个孩子录了一段话。

原来,录播前一晚,她接到小女儿打来的电话,和姐姐闹了别扭的小女儿不停地哭着向她“告状”,杨娜耐心地安抚,小女儿却不停地闹着要妈妈,因为要修改主持稿,她不顾电话那头还在哭的女儿,狠心地挂断电话含着眼泪修改稿子。

杨娜为两个女儿录的话是:“宝宝贝贝们,妈妈到了外婆的妈妈的故乡,这里的许多穷人马上就要住上了漂亮的新房,妈妈通过直播让大家看到了这里的人们是多么的开心,这是妈妈过得最有意义的一个记者节!妈妈爱你们!”

这不仅是杨娜过得最有意义的一个记者节,也是整个节目组14名工作人员过得最难忘的一个记者节。

“我们路过了曲折颠簸的道路,看到了今年雷波的第一场雪,听到了雷波群众对新房期盼的声音,感受到了雷波人民最真诚的热情和淳朴,目睹了雷波干部群众对脱贫攻坚的众志成城!”罗淙对记者说。

整整6天,他们克服了各种困难,解决了各类难题,用信心、耐心、责任心,通过直播传递出了雷波脱贫工作最真实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