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75岁了,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今生今世我们还能够从铜厂沟搬迁到狮子坪这样的好地方,而且还住进了城里人才住的小洋楼。”从大山里的山沟沟搬迁到山下的铜厂沟新村,雷波县汶水镇铜厂沟村彝族老人白且呷逢人便说,要感谢狮子村的汉族同胞接纳他们;感谢共产党精准扶贫的英明决策;感谢各级领导和相关部门对铜厂沟村的大力关心和帮助。

两村彝汉群众交往由来已久

雷波县汶水镇距离县城15公里,有1万多人口,是该县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乡镇之一。全镇有13个村,其中4个是彝族聚居村。狮子村与铜厂沟相距约5公里,狮子村是汉族村,地势较为平缓,主产水稻、大豆、玉米等农作物,物产较为丰富,353国道和雷(波)永(盛)公路横贯全村,加上近年来通村公路建设,村内道路通畅,水电设施比较完善,群众生活水平相对较高。铜厂沟村是彝族聚居村,位于海拔约2000米的大山之中,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以种植玉米、洋芋为主,村内没有一寸公路,没有饮水,基础设施落后,群众生活水平较低,贫困户较多。

“我们到汶水镇上赶集,必须经过狮子村。”铜厂沟村俄木呷呷老人说,经常从狮子村经过,大部分村民对狮子村的汉族同胞都比较熟悉。去镇上赶集口渴了,到汉族同胞家中讨口水喝,下雨天借把雨伞等等是常有的事。狮子村群众对居住在大山里的彝族同胞向来友好,经常结伴赶集,聊天拉家常,互通有无,有不少村民还互结干亲,成为亲戚。近年来,彝汉族青年男女谈恋爱,结婚成家的越来越多。在彼此交往中,两村群众加强团结,互相帮助,从未发生过任何民族纠纷,民族团结之花竞相开放。

 

精准扶贫架金桥

铜厂沟村是该县171个精准扶贫的贫困村之一,在精准脱贫攻坚战中,州委常委、州纪委书记张力定点联系该村,而中纪委是定点帮扶的牵头责任单位。为此,州纪委高度重视定点帮扶铜厂沟村的工作,2016年初,抽调州纪委监察局伍元龙同志赴铜厂沟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铜厂沟村山高谷深,一块球场大的平地也没有。村内不通公路,没有清洁饮水。由于平均海拔达1750米,不能种植水稻,400多亩耕地全是贫瘠的坡地,主要农作物为玉米和马铃薯。全村共有彝族村民101431人,其中低保户有38127人。建卡贫困户30164人。伍元龙走马上任后,不到一周时间,逐户走访了全村每一户村民。由于生存条件恶劣、自然灾害频发、交通闭塞等等,要解决通水、通路、通电等等困难,需要投入巨额资金成本非常高。伍元龙在广泛征求全村村民意见的基础上,决定实施整村易地扶贫搬迁至本镇临近的狮子村一二组所辖区域。伍元龙把铜厂沟村搬迁的想法向汶水镇党委、政府作了详细汇报,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都认为铜厂沟村整体搬迁是精准脱贫的最好办法,但是存在不少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狮子村一二组村民是否愿意接纳彝族同胞前去安居乐业,为他们修建住房让出宅基地。

脱贫攻坚是全县中心工作,是压倒一切的第一大事,无论困难有多大都必须迎难而上。镇领导立即把情况告诉狮子村两委干部,两委干部也认为困难非常大,但是无论怎样也要肯下这块硬骨头。

80亩荒地建铜厂沟新村

相关部门技术人员经过仔细踏勘和研究,决定铜厂沟新村选址在狮子村一二组小地名叫营盘堡的地方。铜厂沟101户村,根据本人意愿,有18户选择投亲靠友安置,83户选择搬迁集中安置,为此需要建房用地约80亩。营盘堡是荒山荒坡,80亩荒山荒坡涉及狮子村一二组35户村民。怎样才能做通群众工作,尤其是35户村民让出荒山荒坡呢?

“我们组织村民召开会议,讲明铜厂沟村彝族群众搬迁到村里居住的情况,村民们有的同意,有的反对。”狮子村党支部书记刘永会说,通过仔细了解,得知有5户村民共有荒坡17亩多,村两委干部决定先做着5户村民的工作,找到突破口。

村干部原以为很难做通5户村民的工作,不料5户村民都通情达理,他们说,高山上的彝族同胞生存环节恶劣,使他们生活贫困。国家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把他们搬迁到条件较好的地方居住摆脱贫困,这是彝汉同胞共同走向富裕的最好办法。他们愿意按照国家制定的补偿价格,带头把17亩多荒坡让出来建铜厂沟新村。

万事开头难,有了5户村民带头,其他村民也无话可说。少数村民一时想不通,村干部几次上门做工作,也同意按照统一补偿标准让出荒坡了。

村里一位70多岁的长者说,狮子村一二组原来没有1户彝族居住,大家对彝族还有些看法。几年前,马道子村建磷化工厂,有8户彝族村民搬迁到狮子坪。几年时间过去,事实证明这些搬迁到狮子坪的彝族群众,不但遵纪守法,勤劳本分,而且与汉族同胞团结和睦,友好相处。尤其是他们最爱帮助他人,无论哪家有大事小事,彝族同胞总是最先到场帮忙。铜厂沟村与狮子村的彝汉群众大部分都彼此熟悉,大家在同一个地方居住生产生活,一定能够和睦相处,团结友爱,共同致富奔小康。

彝族同胞建新家 老祖先不责怪的

狮子村一二组村民让出了铜厂沟新村的建设用地,可是,在这荒坡上还有47座坟墓需要搬迁。

汶水镇镇政府贴出迁坟公告后,社会上便有人风言风语:有些人家的祖坟有100多年了,动不得的。某某家后人有的做官,有的做生意发财,全是祖坟埋的好,如果搬迁破了风水,这家人肯定要倒霉的。

果然有人找到狮子村两委干部,说他家的祖坟无论给多少钱都是不能动的。谁要动祖坟,谁就要保证他一家人平安不生病,工作生活顺利,子孙后代行好运发大财。

村两委首先召集坟墓的后人召开会议,讲明脱贫攻坚是当前全县的中心工作,是县委、县政府的一号工程,任何人都阻挡不了脱贫攻坚战地顺利推进。所谓祖坟埋在了风水宝地上,完全是封建迷信,是违背科学的。

有户村民子女多,改革开放前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吃穿都困难。改革开放后子女有的考上大学参加工作当了干部,有的做生意发了财,修起高楼,买了小轿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村民总认为这些都是祖坟埋到了风水宝地才有的,如果现在搬迁祖坟破了风水,今后肯定要倒霉吃亏。

“你的娃儿些有出息,你家过上了好日子,是你家祖坟埋的好带来的?还是党的政策好带来的?”村干部上门做工作时问那位村民。村干部联系那户村民的实际情况说:“你家祖坟埋了近百年,为什么改革开放前日子难过,改革开放后日子才慢慢好起来呢?那是因为改革开放恢复高考,你的子女考上大学参加了工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你儿子做生意才发了财。你说这是祖坟埋的好,还是党的政策好?”通过村干部们三番五次上门做工作,所有坟墓的后人思想都开了窍,同意按照国家统一补偿标准搬迁坟墓。

村民们说:为了彝族同胞建设家园,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为了民族团结进步,共同富裕奔小康,搬迁祖坟,老祖先在天之灵也不会责怪的。

  • (本文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