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什么,家是前进的风帆,家是人生永远品尝不完的一本长书。家就是一种感觉,是让我们留恋的、一个温暖的、轻松的,能放下一切面具和伪装的心灵港湾。因为有家,我们才不会失落,在漫漫的人生道路上,有人和我们相依相伴,风风雨雨相互支持,日日夜夜彼此牵挂,无论是繁华的家,还是朴实无华的家,家始终是我们最向往的地方。

然而,雷波县顺河乡瓦屋村有这样一个“三人组合”的家,户主名叫夏清堂,58岁,从小父母双亡,在五岁时玩火将脸部重度烧伤毁容,从此以一张“吓人”的脸“闻名”于全乡;妻子,彭加润,48岁,智障一级, 吃喝拉撒长年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养女,夏仕芳,15岁,永盛中学初三在读,生下来就被遗弃在垃圾堆旁,至今身世不明。

夏清堂从未上过一天学,靠政府与友邻的救济长大后,在外四处流浪乞讨、打零工,但因其有一张“吓人”的脸,无论自己怎样努力都被人排斥鄙视,始终都被用工单位拒之门外,最终上天都未给他打开“另一扇窗”。

1990年,一直孤身一人的夏清堂经人介绍,与邻乡一反应略显迟钝的女子彭加润结婚。婚后,由于妻子不能承担家务,夏清堂深知自已的责任,靠政府低保救济的同时,自已也每天早出晚归种青椒,捡破烂来养家糊口,生活较为窘迫,至少夫妻二人还算能感受到“家”的温暖。但好景总是不长,婚后几年,妻子反应越来越迟钝,甚至只能长年卧床,在县内医院医治无好转,夏只好将妻带到外地一边捡破烂一边四处求医。

19993月,夏清堂在攀枝花捡破烂时发现一被人遗弃在垃圾堆旁的女婴,并将其带回老家,取名夏仕芳。夏清堂认为养女的出现是上天给他的恩赐,是他的福音,让他看到了未来的一点希望。父爱如山,他义不容辞的承担起了抚养责任,熬汤煮粥将养女拉扯大。

乡政府根据夏清堂家庭情况,先后将其住房进行了“三房改造”,从土危房变成了牢固的砖房,将一家人纳入了低保,帮养女上了户口,送进了学堂,让其一家人每月有200多元的低保救济,逢年过节政府都对其家庭进行慰问。后又经县残联的帮助为其妻办理了“智障一级”残疾证,每月能享受80元的残疾护理补贴,养女每年能有800元的残疾人子女教育资助。夏清堂就这样一边靠政府补贴,一边靠自己种植青椒,勤俭节约,支持着养女上学,照顾着智障妻子。

2013年未,夏妻肚子莫名肿胀,肿块有篮球般大小,后经县医院诊断为脂肪瘤,如要根治需要四万元左右的切除手术费用,这对于一个残缺贫穷的家庭无疑是一笔天文数字。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无论是健全还是残缺。

乡残联得知情况后,立即联系了上级相关部门,也很快得到了回复,如彭加润要进行手术,乡政府将给予二千元的民政救助,县残联给予五千至一万元的救助,县民政局解决新农合报销后的剩余部份。但由于肿块过大,手术风险增加,又加上彭加润重度智障,存在极大的语言交流障碍,除了会发出呻吟声外,医患不能沟通,开腹手术,人命关天,最终夏清堂选择了保守治疗,无奈只好将妻抬回家服药医治。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彭加润突如其来的疾病给本身就举步维艰的家庭雪上加霜。

20142月我乡开展为残疾人“量体裁衣,个性化服务”活动时,我走到夏清堂家,当我问到其养女夏仕芳在家和学校的表现时,夏清堂立即露出了骄傲的笑容,他激动地说小夏在家十分孝顺,只要回家就帮病床上的母亲洗脚擦汗,洗衣做饭,家里只要煮点好吃的,她总是多多的端给病床上的母亲吃,在学校也非常听老师的话,而且一心想继续去县里读高中,还要考大学,还说将来一定好好孝敬我们,报答我们对她的养育之恩。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夏清堂的交谈中得知夏仕芳就读于距家10公里外的永盛中学,初二住校生,其勤劳善良、懂事坚强、上进守纪,为了节约,双休日回家都靠步行,由于全是盘山弯路,要走三小时左右才能到家,在学校舍不得花一分钱购买零食,成绩在班里一直都处于中上游。

当我问他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和有什么要求时,他说:“感谢政府这些年对我家的帮助,目前小夏处于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享受国家的惠民政策,上学开销不大,但小夏心里很清楚,明年一旦读高中一年就要花销一万多,家里又有一个需长年服药维持生命的病人,确实存在很大困难。自己想在本乡工厂里找一份工作,但由于自己年龄已经五十八了,形象又……”说到这里夏清堂已是眼泪汪汪,我看出了他难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针对他的自身条件让他进厂务工。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回到乡政府,我将夏清堂的家庭情况向相关领导进行了汇报,并建议与当地企业沟通,无论如何要让夏清堂进厂务工,另外再与社会慈善机构联系,资助小夏上学。夏清堂家的实际困难得到了乡上领导的高度重视,经乡党委政府研究决定,由乡长和我前去与当地企业负责人沟通,为夏清堂谋一个上下班、适合年龄、适合其条件的工作,再由我通过网络与慈善机构联系,让他们向小夏伸出希望之手,让其看到一点曙光,让她排除“上不起学”的想法。

终于,通过多次与当地企业沟通,企业同意夏清堂进厂务工,主要负责办公室区域的卫生打扫,工资为每月二千。

同时,我通过无数爱心人士的帮助,与中国浙江狮子慈善联合会取得了联系,将夏清堂家的基本情况和相关照片寄到了该协会的邮箱。很快该协会通过微信、互联网迅速地在其慈善联合会将此事进行转发,我也得到了回复,该协会表示从20151月开始,每月为夏清堂养女夏仕芳同学提供三百元的助学金,圆其上学梦,并会针对小夏上高中、甚至大学的实际情况增加助学金额。

夏清堂一家人前方的路还很遥远,一路上也许还有很多坎要过,他们“三人组合”之家的每一个成员都还要接受种种考验。说起家,总会让人从心里产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家就像风浪中航行的小船,虽然颠簸不断,但是一家人齐心协力共同抵御风,就会感觉到无比的快乐温馨。

人生的成功不在于拿到一幅好牌,而是怎样努力将坏牌打好。

夏清堂是幸运的,因为他不曾感受到过父爱,却给予了别人真挚的父爱;夏仕芳是幸运的,因为她没见过亲生父母,但却在一个家中被浓浓的父爱母爱包围着。

政府、社会越来越倾向对夏清堂这样的家庭进行关爱,然而他们成员之间又相互的进行关爱,这是爱的传递,也许这才是我们应该感到最欣慰的。

(本文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