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对家人的牵挂,就像是一根无形的彩线,串起我们生命中最美丽最动人的记忆。家,是我们幸福的港湾;家,是我们坚强的后盾。家中有用赤橙黄绿编织出的五彩画卷,家中有酸甜苦辣烹饪出的美味佳肴,家中更有浓得驱不散化不开的亲情挚爱!
    以前我不懂得爱,在历尽风霜雨打,尝尽酸甜苦辣后,我终于明白,原来爱很简单。它可以是一句贴心的话语,一个真诚的微笑,也可以是父亲曾扬起的手掌、颤动的嘴唇和那恨铁不成钢的怒颜。
   “父亲是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每当耳边传来这熟悉的旋律,总会想起我的父亲,深爱我的父亲。曾几何时,看到父亲会紧张,血浓于水,依然冲不淡我们的陌生;曾几何时,缠着妈妈讲故事,却忽视了旁边父亲孤独的眼神;曾几何时,总是依偎在妈妈身边寻求冬日的温暖,却忘了父亲也一样可以给我怀抱!
    那时,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女儿!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是个很爱笑的人。每天一回到家总会一把托起我,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父亲患骨质增生多年了,却从不在我们面前表现出疼痛。父亲的脾气也很好,从不在我和姐姐面前发火。可就是那唯一的一次,我却毫不留情的将这深沉的父爱尘封。
    那是我在上小学时,学校离家很远,那时的我很胆小,一个人连学校也不敢去,总是吵着闹着要让妈妈送我去学校,饭也不好好吃。妈妈为了让我好好吃饭,便同意送我去学校。可吃完饭后爸爸说他去工地要经过学校,顺便可以送我去学校。可我却哭着不同意,还发脾气,在地上打着滚。在父母的轮番劝导下,我依旧不妥协。一向好脾气的爸爸一手将我从地上提起,一手拿起我的书包向门外扔去,叫我不要上学了。我吓住了。愣在原地,连哭声都压得低低的,爸爸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没错,他不爱我了…… 
自那以后,我就将这深沉的父爱尘封。
    这么多年来,父亲的手还是那么宽厚,只是在历经沧桑与现实的摧残后更显成熟,稳重。这么多年来,父亲的手扛过水泥,拖过钢筋,拿过砖头,一点一点的为我们的生活而奔波,那双原本赤手空拳的手,如今已变得嶙峋而多茧。
    轻轻翻开记忆中的老相册,注视着那个高大的男人,里面有他抱起我时的欢笑,有他在我生病时担忧的眼神,有他一次次想要叫住我却又止住的惆怅……父爱的深沉,太深太深,只是不懂事的我将它上了锁,才落下了如此多的灰尘。
    不知从何时起,我已明白,我和父亲并没有疏远,只是深沉的父爱需要女儿用心才能读懂!

(本文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