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静听岁月的流淌,触及容颜的沧桑,在这时光匆匆的步伐中,追求那一抹深深的印记。

“嘟……”电话接通后,耳边传来你疲惫的语调:“有什么事吗?”我的火气顿时一下子起来了,自己才读五年级,你们把我扔在外省读书就算了,打个电话还问我有什么事,意思是没什么事就不能打电话了吗?我冲着电话大吼一声:“没事。”啪的一声把手机扔在床上走了。那时的我住在学校,什么事也不会做,身上起红疹,慢慢地变成了很大的痤疮,连续擦了几个星期的药,毫无起色,当时心里想着:“你们把弟弟带出去读书,为什么要把我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又是一个星期五的夜晚,即便没下雨也有许多家长接踵而至。我趴在楼上的阳台上,看着一个又一个被家长接走的学生。顿时,眼泪和雨水混为一体。

多么希望有一天,我在阳台趴着,你会在楼底向我招手,叫我下去。

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地响着,可是我始终不愿去接听。或许现在的我接了电话后会和你们大吵一架。

白驹过隙,岁月的过山车搭载着我们驶入一个又一个轮回。青春的坐标系已悄然掠去了十六个身体单位的韵华。现在的我还是如同那一年一样。

秋,踏着第一片落叶旋转而至,柔和的呼吸吹灭了蟋蟀的绝唱哀鸣。电话再一次响起,但这次不是星期五晚上,而是星期六了。还是随着“嘟”的一声,传来了你的疲惫的声音:“喂,放学了吗?”电话那头没有了那一句的:“有什么事吗?”。可是,尽管年龄变大,我还是时时耍脾气。那天,我们一言不和,我冲着电话大声的吼,“啪”的一声残忍地挂掉了电话。

可是,挂了电话后,我后悔了。我不应该这么做——你一年四季在外打工,其实都是为了我。老实憨厚的你,爱我,宠我,惯我,从不会对我说句重话,可我却一次一次地伤害你。

终于的,我鼓足勇气拨过电话。在我还没有听到手机“嘟”的一声时,电话就接通了。“喂,妈,对不起,刚才是我激动了,我不该这样的,以后不会这样了。”我怕你先开口后,我再也没有勇气说出口,所以我迫不及待地说了出来。另一边没有什么回应,只有模糊的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我知道您哭了。没多久,您说:“什么对不起,我记性不好,记不住。刚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吧!我的女儿长大了,我也老了,记性不好了。”

原来,这就是成长!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勉强长大的孩子。我了解您的难处,我在慢慢的长大,这是幸福的,可是您却在慢慢的变老,这是疼痛的。秋天的美是收敛的,沉静的,还是张扬的,像一位母亲,有宽广的内心,却在眉眼间藏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忧郁。

这就是成长,成长是疼痛的,但痛并快乐着!

  • (本文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