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我又来到了农村老家。

满坡的玉米像一个个戍守边疆的战士,高高地挺立在地里。屋舍俨然,阡陌交通,羊肠小道两边不时有南瓜花儿探出头来向路人打个招呼。果林边,大树下,工地上,不同的人装扮着不同的盛景。

儿童与蝉

蝉鸣聒噪,诠释夏的酷热,倾诉心的情结。上午,蝉睁开晶亮的双眼把我唤醒。中午,它的歌声更加嘹亮,有的好像喇叭声,有的好似擂鼓声。晚上,蝉儿伴我入睡,让我进入梦乡。

我喜欢和小朋友们聚在一起。抓蝉,摘梨,摇桃,追逐打闹,放飞天性。

摘梨、摇桃,可有趣了!年纪大点的孩子总会爬得高高的,看到又大又好看的,总不忘自己先啃上一口。年纪小的只能在树下干着急,得不到吃的就哇哇大哭,样子很可怜。这时,树上的大朋友不停地摇树,让地上的小朋友争先恐后地捡来吃。一个个成熟的果子让小肚皮慢慢饱起来。

吃完鲜果,我们便会去核桃树上抓蝉。一个“抓蝉高手”盯上了目标。他走进蝉,蝉却飞到另一棵树上,他便又悄悄贴近,猛地一扣,还没等它反应回来,已经成为他的俘虏。只见那蝉,头大大的,活像一个橄榄球,一身上下全是黑乎乎的,像是涂上了一层黑色的墨汁。蝉在他手里不停地挣扎,“知了,知了”叫个不停,仿佛在向他求饶。一只,两只,三只……,俨然成了一支“蝉鸣”乐队。

妇女与刺绣

洋芋挖完了,玉米地里的除草农药也打完了,劳动妇女们终于迎来了她们的“暑假”。

吃罢午饭,她们便会不约而同的来到公路边的大树下,一起摆家常,绣花包,这儿一群,那儿一堆。手里的针线机械又灵巧的在那线眼中来回穿梭,嘴里永远都有说不完的家常。即便说的早已人尽皆知,但她们依旧永不厌烦地聊着,笑声回荡于乡间浓绿中。

她们绣的花包可好看了。长方形的网布上,四条边上都会认真挑线,绣上各种花边儿,面上更是绣出各种图案。有穿着彝族服饰的姑娘,有太阳花,有月亮,有字母音符……精美的图案显示出彝族的特色手艺。

工人与建筑

国家精准扶贫政策使村民们乐开了花。每家每户都因精准扶贫建设彝家新寨,上百号工人每天都在忙碌着。

大清早,伴随着蝉鸣歌唱的便是凿石机啦,“当当当”地奏响曲为农家免费充当着闹钟的角色。工地上,和水泥的,搬砖的,扛钢管的,各自忙碌着。齐声的“1,2,1,2”的节奏,构成了一支支和谐的农村田园交响曲。

路过的农家老婆婆时而会跟工人们搭个话,虽然听不懂彼此的语言,但嘴角的笑意却是真挚而热烈的。欣逢太平盛世,沐浴惠民政策,日子甜甜美美!

都市里有七彩的霓虹灯,人马喧嚣,繁花似锦,热闹至极,而盛夏的农村才真正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 (本文编辑:高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