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两个高深的字眼,千百年来,受人追捧。它从不告诉世人,它有着怎样的秘密,它好比蒙娜丽沙的微笑,让人参不透,理不清。

夜空是一场宁静的狂欢,我喜欢夜空,因为它是宁静的,神秘的,更是自由的。那是一片美丽的漆黑,它可以鸟瞰每一方土地,可以召唤每一颗星辰,千百年来,从未有任何限制过它,所以,它是自由的。它可以化做浩瀚星空,可以高挂一轮明月,那就是它的自由。家里的晾衣杆上挂着的每件衣服,被水洗涤,所以旋转出美丽的动作,被风吹起,所以摆出了美丽的弧度,那就是它们的自由。水里的鱼,跟着荡起的第一波浪,向远处游去,那就是它的自由。空中的鸟,抵御强大的气流,逆着风也要朝想去的地方飞去,那也是它的自由。

或许,自由也不是那么难懂?

是的,它不难懂,只是,太容易被误解。

人们总是把自由当作自己犯错的理由,可笑的是,他们还如此的义正言辞。当然,我也曾是这样的。记得那次是和父母吵架,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坐着大巴去外地了,那个时候,我觉得想走就走,就是自由的。我去到一个大城市,在一家店打工,店长人不错,十分大度,大度到对我这个在下班时间才来上班的人毫无意见,因为我是同乡人,他又不缺钱,所以这所谓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就理所当然地成了我的“免死金牌”。于是,我每天十一二点才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实在无聊的时候,就去店里找人吹吹牛,那叫一个潇洒,我认为,我的离家出走简直是明智之举,没有谁在一旁唠叨,规定着这不能做,那不能做,简直自由极了!

但有句话说得好极了:时间是治愈的良药,也是情感的毒药。

是的,的确是“毒药”。大概两个多星期后,我对这种生活产生的好奇兴奋完全散尽,唯一留下的就是我所谓的自由,给的惩罚。饥饿,孤独,甚至那些要命的想念的情愫开始曼延。简直,荒诞极了。当然最后,我还是回去了,是被家人接走的。在疑惑他们是如何在这偌大的世界找到我时,这场关于自由的旅途也告一段落。

其实“自由”和“叛逆”是完全不同的,而许多人和我一样,在翻阅人生的字典时,竟在不经意间把这两页重叠在了一起。

我是自由的,因为我的心没有被任何绳索捆绑!



  • (本文编辑:高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