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长莺飞四月天,满山百花笑春风”。望着姹紫嫣红的山乡春色,87岁高龄的妈妈脸上再一次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因为在渐渐临近的端午佳节时,姐姐的几个孩子和哥哥又要从遥远的省城带着礼物回来看望她老人家,合家团聚了。

妈妈出生在兵荒马乱的30年代,20多岁和父亲结婚来到汶水镇大田村,虽然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庄稼人。但由于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一生中大半辈子都是在饥寒交迫中艰难度日。我和哥哥是孪生,姐姐比我们大十来岁,我们姐弟三人来到世间时正是六、七十年代那个饥荒的岁月。那时家里的日子比解放前稳定了许多,但父母整天在农业合作社起早贪黑地劳作,一年到头也分不到多少粮食,一家人还是经常忍饥挨饿,有时也是吃了上顿没有了下顿。妈妈为了我们姐弟三人能填饱肚子,偶尔背着我们外出挖野菜充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妈妈就把我们姐弟三人叫到一张小木桌边,给我们讲祖辈勤俭励志的故事。妈妈说:“我们都是勤劳人家,只要人勤快就不会没有饭吃,再苦再饿,你们几个也不能去偷去抢别人的瓜果充饥。要做诚实守信,勤奋努力的人,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劳动果实,这样的人生才有价值。”

常言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一个好的家族都有一个良好的家规、家风,一个强大的国家必须要很多好的法律条规来治国理政。多年来,妈妈的谆谆教诲时时鞭策着我们姐弟三人勤奋努力,不断进步。记得高考落榜的那一年秋天,我和哥哥都没能迈进大学的校门,人生的道路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妈妈看到我们焦急的样子,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难受,回到学校复读来年再迎接高考呢?还是走上社会重复父母一样的苦累人生?因为家里贫穷,复读再考要加收学费。面对现实,我们兄弟二人不得不放弃学业。帮助父母上山砍柴和找药材(天麻)卖来补贴家用,在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父亲是生产队的会计,虽然只读过几年私塾,但在村里也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我们高考落榜的那几年,农村早已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但当了30多年生产队会计的父亲,为集体的一些遗留问题忙来忙去,也顾不上家中农活,我们姐弟三人小小年纪就扛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

农村生活是清苦的,我们一边下地干活,一边拿起笔写身边的好人好事。把家乡发生的深刻变化写成稿件投寄给报社。由于自己年幼没有生产生活的技能,在田间劳作一天就把我们折腾得腰酸背痛。就这样长期呆在农村,还是出门去打工另谋生路?正在我们兄弟俩感到左右为难的时候?乡政府的一名领导看见我们在地区小报发表的文章,就推荐我到了村里的小学当了代课老师,哥哥却去了遥远的黄土高原当兵,姐姐由于年龄原因已经出嫁成立了家庭。

岁月如飘零的白纸,转眼几年过去了,妈妈勉励我们的话却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在学校代课的几年间,我为了弥补自己知识的不足,毅然报考了四川省教育学院的函授班学习,白天在学校代课,晚上我就伏案在昏暗的油灯下加倍学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三年坚持不懈地努力,我获得了省教育学院颁发的师范类大专文凭。因我代课教学严谨,教育教学成绩突出。我的事迹被县委宣传部记者采访后,在《中国教育报》、《教育导报》、《凉山日报》等10多家新闻媒体,以图文并茂的形式进行了宣传报道。2000年在全县的代课教师转正考试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为一名正式的小学教师,长久地肩负起了教书育人的这份重担。教师工作是辛苦的,工作中我严格以党员干部的身份要求自己,以为人师表的品格影响学生,同时我也经常用妈妈勉励我们的话教育学生。深受学生和家长的尊敬和爱戴,都称赞说我是受过好家风影响的老师,教育过的学生目前还没有一个不务正业,而走上犯罪道路的。

妈妈的话不但激励着我成长,也勉励着到部队当兵的哥哥刻苦努力,积极锻炼军政素质,先后五次荣立三等功,被部队破格提拔为一名共和国军官,后来转业到一个省城的党委机关工作,现已是一名正处级干部。

光阴荏苒,人生匆匆。数十年来,妈妈的话就象一道闪电穿越时空,从我们家一代一代地接力下去。姐姐虽然没有走出农村,但姐姐的四个孩子都全部考学走出山村,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我的两个孩子在学校读书也非常听话,经常乐于助人,帮助困难的同学,在班上都是学生干部。古往今来,许多美好家庭都非常重视家德家风的培养,大多数有识之士,无不重视以文化育人、以学治家,把个人的修身立业与培养良好学习家风联系在一起。从小就养成善学、爱学、勤学的好习惯,才能不断陶冶道德情操、提升气质风范,也才能避免陷入少知而迷、不知而盲、无知而乱的困境。

如今,妈妈已经高龄,耳朵虽然不这么好使。但她健在一天,她的话会时常在我耳边响……。必将成为我们的传家之宝,以我们这一代人为圆心,向我们的家族和子女一带代代辐射开去。我想,她一定是要让我们把优良思想和品德操守留给子女,这样才能为家人赢得长久的荣誉和尊敬,为家庭带来长久的欢乐与安详。



  • (本文编辑:高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