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我又来到了迷人的雷波凼。

她像一位羞怯的少女,隐藏在雷波县委深处,不显山露水,躲在深处悄悄关注着外面。她又如一位集美丽与威严于一身的女帝王,只有你去拜见她,而不是她主动接见你。

四周的树木如守护帝王的护卫。他们穿着绿色衣衫,笔直地立在池塘四周,不论艳阳高照还是刮风下雨都一如既往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湖面上,微风徐来,荡起了细微的波纹。我站在岸边享受着春日的馈赠。微风轻轻地吹在我的脸上,不猛、不烈、不急,很缓、很轻、很柔。微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仿佛是怕我的脸颊会感到疼痛。

天公不作美,微风吹过后,下起了蒙蒙细雨,丝丝细雨落在我的脸上,落在池塘上,落在周围树上。细雨落下,给池面一种朦胧的感觉。我想,如果此时再来一点薄雾,可能会更美。

烟锁池塘的画面应该很美吧?

上天像是听到了我内心的想法,瞬间,缕缕薄雾潜进池塘,锁住了四周。池面烟雾缭绕,宛如仙境,显得十分飘渺。“非烟非雾,神女欲来时”。雾气缭绕,仿佛是为了引接九天玄女的到来。我幡然醒悟这蒙蒙细雨不是天公不作美,而是因为这里差了点什么,才降下细雨,点缀池面。

我抚摸着岸边冰冷的护栏,慢慢地走到池边的一座亭子上。亭子是由六根刷着红色油漆的圆木支撑的,组成了一个六边形。我靠在圆柱上,吸着圆木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从口袋中摸出手机,点进一个诗词软件开始阅读诗词。当读到清代第一词人纳兰容若《蝶恋花》中“露下庭柯蝉响歇,纱碧如烟,烟里玲珑月”的词句时,我的思绪回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我和哥哥来到县城办理身份证。夜晚,姐姐们出去玩了,我一个人独自在外闲逛,无意间走到雷波凼,被凼中美景吸引。在那个夜晚,蝉声渐渐消失,明月挂在苍穹,静谧而柔美。

如今,没有了蝉声,也没有了明月,有的只是与盛夏截然不同的美丽。在这宁静的环境中,只有轻轻的风声,柳枝摇曳的声音。我感到十分轻松、惬意。无人打扰,一人独享池边这份清静美景。伴着清新的空气,身心完全融入大自然。我想,这里的美景与柳宗元的小石潭之景也不相上下了吧。可惜自己却不能像柳宗元那样用优美的文字将美景写出来。

“清风扶案,笔墨纸砚,我纵横诗篇”手机铃声《千年游》响起,姐姐打电话来叫我回去吃饭了。我久久凝视这里的美景,想要把它刻进脑海中,今日的离开不知何时才会再来。

我走了,风变大了,柳枝摇曳,仿佛是在向我道别;我走了,雾气依然在池塘上袅绕,九天玄女还在舞动,仿佛是在为我送行。我走了,雾变得更浓了,紧紧锁住了一切,我知道,我的心也锁在了雷波凼中。我走了,当我再临时,可否再见今日美景?



  • (本文编辑:高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