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父亲的遗物时,偶然看见了在衣柜上有本笔记本,似乎是父亲的日记。我踮起脚尖,宝贝似的将那方方正正的书本轻拿下来,那本日记的书面像父亲的眼眸,闪着光亮,线条勾勒着书面,米黄色的纸张像极了父亲的皮肤,浅浅的黄色,似有阳光的味道,似让我看见了父亲那纯朴的笑靥,坐在床边,翻开了日记……

一页又一页,行楷字体印在书页上,记录了我们一家的点点滴滴,最多的是母亲,兄长以及我,而他,却寥寥无几。当看到有一行记录是这样的“小女已三年未回家过年 2015 11 20”眼眶再次湿润,又干又涩,让我想起了,初中时,早已被学业冲昏头脑的我,无闲暇之余回家陪着父母过年。心的疼痛再次扭曲着整个身体,捂在胸口的手紧绷着五指,恨不得直入最疼处,泪水也在这刻倾盆如雨下。 

翻着手中的日记,记录着琐碎再平常不过的日常生活,却是父亲深爱而留下的痕迹,顿时,回忆像泡沫浮现在眼前,将我迅速的包围,想起不起床时,父亲总会轻轻叩着我的房门,叫我大懒虫,想起每次和父亲一起看战争片时一起为精彩的情节而喝彩,想起每次委屈给父亲打电话时,他总说:“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然而,如今回忆成为了泡影,父亲的关心,守护,给予了我太多,我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温暖,转瞬即逝,仅留回忆的温存。

日记中,无论是我们的出行还是回归,父亲都用他特有的文字记录了这点滴日常,虽然父亲在生活中时常与母亲斗嘴,但,在日记中,父亲都细微的捕捉了母亲的出行和生活状态。而这却也恰恰流露了父亲对母亲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出的深沉的爱,父亲是如此的爱着我的母亲。

曾在一本书中看到一个故事是讲述了在二战时期有名女子名伊利沙白~康黎,在痛失唯一的亲人后依旧发表自己的代表作《用微笑把痛苦埋葬》而书中有段话是这样的“人不能一直陷在痛苦的泥潭里不能自拔,遇到可能改变的现实,我们要向最好处努力,遇到不可能改变的现实,不管多么让人痛苦不堪,我们都要勇敢的面对,用微笑把痛苦埋葬,有时候,生比死更需要勇气和魄力。”

这段话依旧萦绕在我的脑海里,经久不息,心中掀起五味的巨浪,热泪拂过冰冷的脸颊,像掉了线的珠子,不时往下窜,合上日记,放回了原来的位置,那本日记留在了家中,似父亲在等待我回归的消息……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