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总是一个人在那里,或坐着,或站着,总是全神贯注地做着自己的事。他似孤独,似欢乐,嘴唇总是紧闭,有时也淡然一笑。

阳光下,他坐在公路边的石阶上,右手食指夹着烟不停地吮吸着。女孩很纳闷,这么大个孩子了,怎么还有这些坏习惯?走近一看,他的袖口上沾了几滴血迹,女孩把他的手拿出来一看,原来食指头上有一小片皮肉被碎啤酒瓶弄伤了。

女孩问他痛不痛?他两眼直勾勾的把她望着,望着,没说话。女孩碎念道:那么大个孩子受伤了都不知道说一声吗?接着用餐巾纸给他包扎了一下。表弟跑来,女孩让他问问这个大男孩是不是很痛?要不要擦药?表弟既惊愕又无奈的告诉女孩,他知道痛,但他不说。女孩更纳闷了。

饭后,女孩看到他站在一只猫面前不停地抖腿,以为他害怕猫,不敢走了。女孩跑去帮他把猫抱走,他却跟着来了。女孩看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猫,看着猫的耳朵一上一下的,嘴角有一抹浅浅的微笑。女孩才发现,原来他不是怕猫,而是在逗猫。于是女孩把猫放下,问他是不是喜欢猫?他不说话,只是蹲在猫的旁边,用手抚摸着猫耳朵。

后来,女孩看见他一个人坐在一堆河沙旁画着“沙画”。女孩静静地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画了一辆“车”,擦了,又画了一辆“车”。女孩问他喜欢车的话怎么不买一辆玩具车来玩,那样不是更好吗?他望着她,若有所思,不说话。似乎他对这些没有感情的沙子永远也舍不得放下,宁愿坐在这冰冷的石阶上画画,也不和同伴们玩。女孩想:他是怎么才能做到不和其他同龄小孩“同流合污”?新年时节,伙伴之间各种好玩的游戏不胜枚举,其他小孩都在抢吃抢喝的,还到处索要零钱买小烟花放。为什么他要独自呆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世界是怎样的?——没有烟花,没有弹珠吗?

他看见女孩在剥脐橙,伸出手摊在女孩面前,指了指她手里的脐橙,没说话。表弟说他总是这样要东西,女孩给了他一瓣脐橙,他望了望女孩后又独自坐在那吃着脐橙。“他总是这样向别人要东西吃,谢谢都不会说吗?”表弟似点头又摇头。

他总是一个人在那里,很孤独。他不是不想和大家玩,而是很多小孩都嫌弃他,因为他从来不说话,哪怕一句“带我玩吧”。他总是一个人在那里,自我陶醉,很快乐。他总是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一切安宁,而不愿别人打扰他的宁静。

他似有千言万语,却从不吐出一个字。他有喜怒哀乐,却从不宣泄一丝情。他只是傻傻地看着,呆呆地坐着,静静地望着,没人走进过他的世界。

回城的车上,表弟问女孩,“你知道他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吗?因为他不会说话。”

噢!天哪!原来——他是哑巴。女孩望向车窗外,幕色深沉,男孩的孤寂面孔再次映入了女孩的脑海中,似在微笑。

女孩陷入了沉思……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