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2017台历最后一页

不知不觉中2018悄然来临

那满树的新绿嫩芽

仿若在一夜之间绽放

靓丽了一冬的过往

那细语呢喃的紫燕

衔着初春的朝阳

衔来温暖的希望


路边 山间 陇上

一朵两朵的杏花

吐出娇嫩的蓓蕾

沿河的柳芽

剪绿了一池的春水

霏霏的细雨

滋润了干涸的土地


冰消雪融千山滴翠

破晓的春雷唤醒了

漫野的桃花

姹紫嫣红的春潮

涌动着起航的帆船

满园的春色

摇曳出耕耘的步伐


搬出那壶陈年的老酒

打开所有的心窗

让青春作伴

相约2018

看千树万树梨花绽放

走春风十里乡间小路

听万物生长


北方的秋天

文/雨田


秋色连天

站在北方的胡杨林

金色的天空下

满地黄叶堆积

年年叶绿满枝

年年叶落遍野


在铺满落叶的树下

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走得那样的匆忙和不经意

朋友啊  你可知道

那堆积的片片落叶

曾锥痛我不舍的心

还有深深的离别


陌上槐花开

文/雨田

徜徉在三月的桃花纷飞里

陶醉着那陌上烟花烂漫

在思绪飞舞的不知不觉中

四月已来到人间

那一簇簇洁白的蝶羽

丰饶了四月的天空

乡间的小道、原野

有炊烟袅袅

溅起初夏的浪花


一穗穗含羞的洁白

在五月的季节里零落

亦如那双双飞舞的化蝶

在微风中轻轻飘落

飘落中有着怎样的流连与不舍

浓浓的夜色下

一壶老酒煮出的酒歌

飘忽在夜露里

吟唱着十七岁的蓝色


一树树摇曳的槐花

摇出了四季的更迭

忽明忽暗的记忆

清洗着年轻的心事

一千零一夜的慈悲

挽不回出窍的灵魂

你在春的那头如桃花灼灼

我在夏的这端任大雨滂沱

岁月放老了记忆

弦音在混浊中瑟瑟老去


花开花落的长夜里

思念如织

挥洒泼墨 任思绪翻飞

也终究只能写出两个字

——无题

那流连的一树槐花

羽化了时光

美丽了漂泊

铸炼了坚强

独自沿着来路

走向远方

时不时恋恋不舍的

——回头张望


月见草

文/雨田

在时光的交错中

总有些记忆磨灭不去

韶华已逝

不老的是青春的足迹

记忆中的流年

总在年年岁岁的花开花落时

偶尔被心海翻起

仿若又重拾回那十七岁的夏季


风将起未起

夕阳还在流年那山脊的风景

秋色却已悄然临近

梧桐树布满的小道

掠过扎着马尾辫的背影

简陋而低矮的琴房里

谁在弹奏出时光的流逝

悠悠的琴声

流露出少年烦恼的相思


夏蝉、秋虫停止了喧嚣

静静的倾听着无言的叹息

无缘的约定

总是来得太早或太迟

只有路边、墙角的月见草

在浓浓的月色中

开出艳丽的花瓣

不羁地放纵矫情

漫漫越过墙头

散发出幽幽的暗香

默默的执着坚守

那夜色下的承诺


菩提花开

文/雨田

一缕春风  解冻了花的心事

一片湛蓝  打开了冰冻的心结

一轮明月  澄净了濛濛的夜空

一卷佛经  宁静了喧嚣的你我


那绕指千年的红尘繁花

美丽了孤寂的平凡岁月

在光阴流转的轮回中

在千折百转的苍烟夕照里

静坐菩提树下

遥看那彼岸满池莲花


那历经人世风沙的草木

在红尘轮回的静守中

潜心修行着来世与今生

不因迷茫困顿而慌乱

不因悲欢离合而沉沦

在迷离中沉淀心性

来一场与风月无关的修行

让心境透明

让尘事明晰

让漂泊找到归属


在菩提下静坐枯禅

在烟雨红尘中淡却欲望

在喧嚣中收获安宁

在孤独里禅悟超脱

从荒凉中走进绿洲

洗涤心灵的尘埃

恪守初心的圣洁


在时光的隧道中

在三生石旁的许愿树下

独享浮世清欢

静看细水长流

任千帆过尽

带着秋水长天般的心

淡若清风  安然沉静

一路前行


让澄澈的心不染纤尘

在心的深处

种下一株菩提

用光阴为水

浇灌内心的渴求

找回最初的自己

静待

满树菩提花开

不为一朝的绚烂

只为那盛开的供养


作者:吴顺贤

吴顺贤,男,52岁,大学本科文化,中共党员,现供职于中共雷波县委党校,任常务副校长,政协十三届雷波县会员会常委,雷波县作协副主席。

近年来,在省、地(州)报、刊、台发表新闻作品500余篇(条),先后在《云杉》、《凉山党建》、《凉山经济》、《凉山社会科学》、《四川党校通讯》、《廉政瞭望》、《领导科学》、人民网等发表调研文章、论文、散文、诗歌等作品100余篇。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