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皱纹镌刻在

前额的忧郁上

悠远的劳作号子掺合着

艰辛和困惑

涌向失眠的灯

灰狼的嚎叫随尘土飘落

长矛点起的火苗

燎毁帝王的狰狞与残暴

岩画上的鹿群

奔到目光尽头

茸角上挂着清脆的鸟鸣


铧尖上萌芽的庄稼

锄把下生长

镰刀前成熟

沉甸甸的籽粒

经霜雪发酵

蒸馏出四溢的香醇


彼此的手

伸进彼此的言语

人们互相采摘

眼睛里闪烁的荞花


士陶里的火焰

与酒里的火焰

在储藏中亲吻

蝉声样明亮的唇印

播洒在饮者的心上


大地在酒坛里鼾醉

野马踏碎死亡

一群人托着燃烧的泪水

爬出气派的坟墓

走过垮塌的威严

沿着残缺的方向

寻找丢弃的灵魂

苍白的惶恐

在黑暗里倾斜

僵硬的罪孽

喂养着荒凉


苦马菜花金黄的亮着

滑向虔诚的边缘

渴盼中阳糯雪山高达天堂

小草已铺成青翠的路

呼吸里波动的果实

成熟在忏悔深处


回家吧

跟着越西河上的浪花

扔掉霉变的功名利禄

抛下腐臭的骄奢淫逸

爽爽浄浄地回家吧

转过炊烟的森林

扣响屋檐下的黎明

石头风铃琮琤在清凉的门口

花瓣似的情感漫进门槛


举起陶碗

豪饮人生

不求昏醉得显赫

只图清纯如酒浓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