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陈文老婆死了?你晓不晓得?”李秀华在老街碰到张嫚,对她说道。

“我舅婆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我咋一点不知道?”

“我也是听海子乡的张音说的。陈文老婆才死没多久。我得去看看。”

“咋没听到放鞭炮呢?”

“我也不晓得。”

“我舅婆多好的人呀,怎么就死了哦!我得去看看。”

“那我们一起去!”

“好吧!”

陈文在街上和朋友喝了一点酒,这会正头晕脑胀,东摇西晃地向家里走去,迎面碰上一大帮人。

“咦,舅公,舅婆都死了的嘛。你怎么还在外面呢?”张嫚说道。

“我婆娘我出门时都好好的,咋会死?你们胡说八道!”

“天啦,你婆娘死了你都不晓得?你们家里人都咋回事?家里死了人也不把你喊回去。”李秀华说道。

陈文打了一个激灵,酒醒了一大半,拔腿就向家里跑去。

“我们也赶紧去他家吧。”

陈文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家。看见自己婆娘杨淑芬正在院子里扫地,以为自己酒喝多了看花了眼,忙用手揉揉眼睛。揉完眼睛,还是看到杨淑芬正活生生弯着腰拿着扫把在院子里扫地。陈文走到杨淑芬面前。“别个都说你死了的嘛,你怎么还在扫地哦?”

“你是不是希望老娘死,老娘死了你好重新找一个是不是?老娘就是不死!看你想咋过?”

“我也是在路上听别个说的你死了,我才跑回来的!”

“是哪个嚼牙巴的说老子死了!咹?我得罪了哪个,这么巴不得老子死?”

“也不晓得是哪个造的谣!他妈的!就希望老子家死人,他几爷子好来混饭吃。”

“杨大姐,别个都说你死了的嘛。你咋过还好好的呢?”同村女村民胡丽芬进到陈文家院子。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嘛?!”陈淑芬愤怒地说道。

“不是!不是!杨大姐,你别误会!我也是听别个说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烂事造的谣!气死我了!”杨淑芬把手中扫把用力扔在一边,重重地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

“杨大姐,你别生气,你没事就好!我们都希望你活得好好的,都希望你能长命百岁!”

“有些人是巴不得我死,好看我家笑话。哼!”

“杨大姐说哪去了。我真的是听别人说的!”胡丽芬说着走出门去。心里气愤地想:他

妈的谁造的谣!别个活得好好的,偏偏说别个死了!让杨大姐误以为是我希望她死的。我们这么好的关系,我怎么会希望她死呢?这造谣的就该坐牢!

胡丽芬刚走出陈文大门,就碰上李秀华她们一大帮人。李秀华问胡丽芬:“你咋个就走了呢?咋个不帮忙呢?”

“你们想帮忙,你们进去帮吧!”胡丽芬说完这句话离去。

“这什么人哪?别个家里死了人,来看一眼忙也不帮就走了。她家以后死了人看哪个帮她家忙?”张嫚说道。

“就是!”其他人附和道。

李秀华她们一大帮人涌进陈文家院子。看见杨淑芬正好好的坐在院子里。不由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舅婆,别个说你死了的嘛!”张嫚大着胆子说道。

“你才死了哦!你们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嘛!”

“不是!不是!舅婆,你别生气!我也是听别个说的!”

“我死了又活过来了。借尸还魂,小心我把你们缠上。你们就不怕吗?”

“舅婆别生气,也不知道是哪个烂事嚼牙巴说你去世了,我一路上都在伤心呢。”张嫚说着狠狠地瞪了李秀华一眼。

李秀华转过身。趁人不备,偷偷溜走了。

陈文家院子里人越来越多,每个对杨淑芬说你不是死了的嘛的。都被杨淑芬吼一句:“你才死了!”众人讨了个没趣,一一离去。

“是哪个嚼牙巴的说你死了嘛。真的是让别个看笑话!”陈文说道。

“这个嚼牙巴的烂事,把她找出来我一定要剥她皮吃她肉。”杨淑芬捂着胸口。“老子究竟得罪了哪个?咹?这么巴不得老子死!气死老子了!”

“别气了,你本来就有心脏病!”

“气死了才好呢,免得你们看我不顺眼。”杨淑芬面部扭曲,脸上布满汗珠。

“陈先富,快给你妈拿药来,你妈心脏病发了。”陈文把杨淑芬抱进屋里放到床上。

陈先富跑着把药拿到杨淑芬床前。“妈,药来了。”

杨淑芬颤抖着手伸到陈先富手面前,抓到药,手无力垂下,药散落到地上。不一会杨淑芬就闭上了眼。

“妈,你不可能别个说你死了,你就真的死了吧。”陈先富摇着杨淑芬。

“这下那些嚼牙巴的满意了!”陈文用手擦着脸上淘气的晶莹的泪珠。

周围邻居听到陈文家里传来哭声,忙来到陈文家里。

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响在陈文家大门前。

李秀华回到家打电话给海子乡的张音:“你不是说陈文婆娘死了的嘛,我到他家里看到他婆娘好好的,哪里死了嘛?”

“陈文老婆是死了,这会我正在他家里帮忙。”

“这到底咋个回事?”

“是我们海子乡白杨村陈文老婆死了!”

“晕,我还以为是我们城关镇城南村的陈文婆娘死了呢。害得我去他家被他老婆骂!”

“晕,你咋过只听半句话嘛?也不问清楚?”

“本来我和他家关系好好的。唉!我都不知道以后咋过和他家打交道了!”李秀华挂了电话。

李秀华小儿子跑到李秀华面前“妈,杨嬢嬢死了!”

“哪个杨嬢嬢?”

“就是陈叔叔家里的杨嬢嬢。”

“别瞎说,你杨嬢嬢好好的咋会死?我刚从你杨嬢嬢家回来!”

“是真的!她家都放鞭炮了!”

“我不信!”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