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哈欠连连,鼻涕长流,脸部扭曲,弯曲着身体,身上如无数蚊虫叮咬。“我好难受!”李娟用力地抓扯着头发,扯掉了一大把头发。

牛平心痛地抱着女朋友李娟。“娟,坚持下去,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要白粉!白粉!给我白粉!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快死了。求求你,给我白粉,让我再吸一次吧。我好难受。”李娟泪流满面。“求求你,让我最后再吸一次吧。”

“不,娟,你不能再吸了。你已经坚持三天,你一定要戒掉毒品!你答应过我,你会戒掉毒品的。”

“你放开我!”李娟挣脱牛平怀抱,眼里冒着绿光,到处找白粉。可找遍房间所有角落,也没找到白粉。李娟冲到墙壁前,用头狠狠地撞着墙壁。牛平赶紧冲上来,挡在李娟面前,紧紧地抱住她。

“放开我!你不让我吸,那就让我死!”李娟拼命挣扎着,用手指在牛平脸上抓出道道血痕。

“娟,只要你不吸毒,你做什么都可以。”牛平闭上眼,任李娟用手指在他脸上抓着。

李娟停止抓挠。“平,你就让我再吸一次吧,就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也不吸了。我求求你了。”

牛平放开李娟。李娟扑通一声跪在牛平面前。“求求你,再让我吸一次吧!我太难受了。”李娟抱着牛平双腿。

“那你答应我,就吸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吸了。”

“我答应你,就吸这一次,以后再也不吸了。”李娟眼泪与鼻涕一起流出来。

“我再相信你一次。”

牛平按照李娟提供的手机号码,联系到卖主,花一百块钱,买来一小包白粉,跑回家。

李娟见到毒品,两眼放光,来了精神。当着牛平的面,把白粉倒在一张锡箔纸上,用燃着的火机在锡箔纸下点燃白粉,不一会白粉化作缕缕白烟,李娟贪婪地用鼻子吸着白烟,满足地闭上眼。强烈的快感传遍全身。

是我,是我害了李娟。牛平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头。

李娟长期头痛,吃其他药不管用。牛平利用自己是医生的职务之便从医院带了一些巴比土酸盐给李娟服用。一个月后,李娟头痛症状减轻,李娟也吃药上瘾了。后来巴比土酸盐不能再满足李娟。李娟便瞒着牛平从毒贩那买白粉吸食。被提前下班的牛平看到,牛平生气地抢过李娟还没吸食完的白粉跑到卫生间倒进马桶用水冲走。问李娟:“你要毒品还是要我?如果你要毒品,我就只能和你分手。”

“不!平,不要离开我。我以后再也不吸了。”

“好。这次我就原谅你。如果我还看见你吸白粉,我就和你分手。”

“我以后再也不碰毒品了。我保证。我一定戒掉毒品。”

在牛平的监督下,李娟三天没敢碰白粉。三天后,李娟便再也忍受不了不吸毒的痛苦。

看着李娟贪婪地吸完最后一点毒品。牛平痛苦地闭上眼。我这是在做什么?到底是帮她还是在害她?也许这次坚决不让他吸,可能她就会戒掉毒品了。我为什么那么心软?就因为看见她不吸毒痛苦、难受,自己心里觉得更痛苦更难受。为了不让自己难受,才让她吸的吗?我这是在干什么啊?不行,以后不管她多难受多痛苦,我都不能再让她沾毒品了。牛平抓住李娟的手。“娟,答应我,以后再不要碰毒品了。我爱你!我需要你!”

“平,我答应你。我以后再也不碰毒品了。”

一个星期后,牛平下班回家又看见李娟躲在卫生间吸毒。牛平对李娟失望到顶点。冲进卫生间一把抢过李娟还没吸完的白粉倒进马桶用水冲走,瞪着李娟,大声吼道:“你不是答应过我,戒掉毒品,不再吸毒了的吗?”

“我也想戒,可是我戒不掉”李娟流着泪。

“戒不掉,看我戒给你看!看我是怎么戒掉毒品的!”牛平想,我让他吸毒,害了她。这都是我的错。我一定要拯救她,让她坚决戒掉毒品。我要当着她的面吸食毒品然后再戒掉毒品。我是医生,医生意志比普通人坚强。凭我的意志一定能戒掉毒品。我戒掉了毒品,在我的影响下,李娟也一定能戒掉毒品。

“不,平,你不能吸,你戒不掉的。”李娟拼命摇头。

“我就不信人的意志战胜不了生理欲望!”

牛平不顾李娟反对,搜出李娟藏着的毒品当着李娟的面吸完。牛平只觉得恶心,想吐。一天过去了,牛平没想着再吸。第二天,第三天……牛平还是没有吸毒的欲望。

“你不是说戒不掉毒品吗?我怎么戒掉了?”第七天,牛平对李娟说。

“这是你还没有吸毒上瘾,只要上了瘾就戒不掉。”

“只有下不了的决心,没有戒不掉的毒瘾。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戒掉毒瘾的!”

这次李娟没有阻拦牛平。李娟也想看看牛平是怎么戒掉毒瘾的。牛平用李娟手机联系上毒贩从毒贩那买来几包白粉。再次当着李娟的面吸了一包。晚上又吸了一包。这次不再觉得恶心想吐,相反有了快感有了幻觉。心里想什么,眼前就出现什么。第二天,牛平有了再次吸毒的欲望和冲动。不!我不能再吸了。我要给李娟做榜样。我要戒掉毒品!牛平尽力克制头脑里吸毒的意念。可是越克制,心里吸毒的欲望越强烈。牛平感觉自己就快崩溃,一想吸毒就用针狠狠地扎自己的手臂。用身体疼痛驱赶吸毒的念头。过了六天,牛平再也受不了了。就算用针扎手臂,心里吸毒的欲望依旧强烈。牛平精神彻底崩溃,感觉不吸毒,自己就快死了。脑海里有个声音对牛平说道,吸吧,吸吧,吸了你就能活下去。只有你活着,你才能拯救你的爱人。满脑子都是这种声音。牛平不由自主地拿着一包白粉冲到卫生间迫不及待地吸起来。什么戒掉毒瘾,拯救李娟全抛到九霄云外。整天都想着吸毒。后来牛平发现用锡箔纸吸毒产生的快感越来越少。就和李娟一起改用注射器静脉注射白粉。

牛平上班时间毒瘾发作,跑到医院楼顶无人处注射白粉耽误给病人看病被医院开除。李娟也因挪用公款吸毒被开除公职。失去公职的牛平和李娟为了吸毒开始变卖家里的家具和电器。李娟甚至去卖淫挣钱买毒品。李娟心里早没了羞耻二字,只要有钱买毒品吸毒,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渐渐地牛平发现用注射器静脉注射毒品获得的快感越来越少。牛平慌了,吸毒的目的就是获得生理快感。没了快感,吸毒就只能得到痛苦。为了获得可怜的一点快感,牛平和李娟开始加大剂量注射白粉。

李娟因加大剂量注射白粉,诱发心脏病猝死。临死前,李娟拉着牛平的手,用微弱的声音对牛平说道:“答应我,戒掉毒品,好……好……活着。”说完闭上眼,再也没醒来。牛平抱着李娟逐渐冰凉的身体失声痛哭。“娟,我答应你。我一定戒掉毒品,好好活着!都是我害了你。我不该让你吃该死的巴比土酸盐,更不该一次又一次地让你吸毒。我好悔!好恨自己!娟,我对不起你!你睁开眼睛醒来吧!快醒来吧!我答应你的事还没做到呢。我说过要给你做榜样,戒掉毒瘾,让你也戒掉毒瘾的。你醒一醒啊。你为什么就睡着了?你就这样走了,抛下我孤零零一个,让我怎么活下去?”

如果当初我戒掉了毒瘾,李娟也会戒掉毒瘾的。我为什么就戒不掉呢?牛平握着拳头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头。我一定要戒掉毒瘾,好好活着。这是李娟身前唯一的愿望,只有我达成她身前的愿望,她在另一个世界才能安息。我一定要戒掉毒瘾远离毒品,这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能做到,我相信我自己!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