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早就说要带我去他的彝族朋友沙马叔叔家过年,我一直期盼着。今年11月20日,这个美丽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由于兴奋,一大早我就醒了。我和爸爸带上小礼物,一路上开心地聊着,没过多久就到了沙马叔叔家。

爸爸在门口叫了一声“库史木撒”,沙马叔叔全家都笑盈盈地出来迎接我们,说是已经杀好了猪,让我们坐下休息等着吃饭。我看见一个饱满而光亮的猪苦胆挂在墙壁上,我问爸爸:“这苦胆为何挂起来呀?”不等爸爸回答,沙马叔叔告诉我:“像这么又大又光亮的猪胆,表示吉祥,预示来年人畜兴旺,粮食丰收。”我连连点头表示“懂了”。我的好奇心被“牵引”出来了,我便起身去看阿姨做饭。

我看见阿姨把猪的肾、肝、舌、胰与荞粑一同煮,我忍不住问:“为啥要这样煮呢?”阿姨说:“这是做“舍富”,过年了,要先敬奉先祖,祈求他们保佑我们年年安康”。我担心地问:“那我们吃什么呢?”阿姨笑了,说:“别急,有你吃的。我会做‘舍民’给全家人集体用餐”。我不好意思地笑了,旁边负责升火的伙伴也笑了。吃完“舍民”后,沙马叔叔和他的大儿子把猪肉切成条块,阿姨和她的女儿开始把一些肉切碎,和上猪血,拌上各种调料,做起香肠来。下午时分,叔叔把猪肉肉和香肠挂在火塘上熏烤,我看着这些泛着油光的“宝贝”,真为沙马叔叔一家人的富裕感到高兴,我央求爸爸不要急着带我回家。

第二天早晨,我尝到我阿姨没有天亮就起床做的美味三鲜汤,然后阿姨带我们小孩子去参加“社日”(祭果树)仪式。我们每个孩子都带着一只猪前蹄和一个玉米粑粑,在一棵茂盛的果树下跟着阿姨一起祈求树神多结果子给我们分享,我们把带去的食物切一小片放在树丫上,有的放进树皮中,这样“喂”树,希望来年又是一个吉祥丰收年。社日结束后,我们便开始三五成群从整个寨子挨家挨户地去“拜年”,拜年时什么东西也不用带,只需为主人大声说一声“拜年啦!新年好!”就要以赢得主人家端上的杂酒和其它美食,大家不分彼此地唱歌跳舞,一起快乐,直到夜深了,我睡觉的时候, 阿姨家的歌声还在继续着。

第三天,是“阿普机”,这是送走祖灵的日子。下午,阿姨为我们煮了富有特色的猪肠青菜等,每一样都很好吃。听爸爸说, 3天后,沙马叔叔家和所有彝族人一样,要背上大块的猪膀子肉、酒、糖、面、鸡蛋等到岳父岳母家和其它一些亲戚家去拜年了,不能再打扰沙马叔叔家了。

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沙马叔叔家,那一大堆的快乐,我永远不能忘记。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