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已经有四五天了,我感觉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寒风呼呼地无情地吹着,好似一个凶猛的野兽不想让我回家。面对如此恶劣的天气,我有些退缩了,毫不犹豫地拿起电话给父母打过去:“喂,爸,我今天不回来了,我明天回来。”

我的话刚说完,便听到电话里一上一下的呼吸声,似乎有话要说,却又始终没有说。我挂了电话,心想,这下好了,可以在县城多玩一下午了。路过校园,看见来来往往的学生,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正朝回家的方向赶。对此,我不屑一顾,仿佛我是一个穿越的人——与我何干。

看着树叶一片又一片飘飘洒洒地往下掉,我竟然无动于衷。此时,整个学校除了高三外,高一二学生已经所剩无几了。地上密密麻麻的树叶,见证了一个个学生对回家的渴望。是啊,离校近的学生每个星期可以回家一次,而远的,却只能一学期回一次家,而我正属于那离校远的学生。我猛然惊醒,现在不趁放假机会回家好好陪陪父母,以后还有多少空闲时间陪陪他们呢?

于是,我快速拉上行李,冲出学校。这时,寒风似乎更猛烈了些,但是,我义无反顾地奔向家的方向。我明白,家是一团燃烧的火盆,它是我避风的港湾!

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多了,我敲了敲门,轻声喊道:“爸,妈,我回来了。”母亲没有加衣服就慌忙来给我开门,我看见她浑身在颤抖,而嘴里却一直在问我饿不饿,冷不冷……

而父亲立即翻身下床,亲自为我热饭热菜……

试问,还有谁会在寒冬深夜里连衣服都不加就起来给你开门;试问,还有谁会在冷得颤抖时嘴里却一直对你嘘寒问暖;试问,还有谁会半夜三更为你热饭热菜忙得不可开交?是啊!只有父母才会这样做!  

在我回家的第三天,我与调皮的弟弟打了一架。弟弟找来菜刀,说要砍死我。说真的,我感觉挺心酸的,因为我从学校生活费中节约钱给弟弟买了一套新衣服,可他居然这样对我。父母知道后,迅速跑来安慰我。

其实,父母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一整年下来,你看见父母买过几件新衣服吗?在吃饭的时候,如果有好吃的,你看父母动过几筷子。当你问父母时,他们都说不喜欢吃,难道真的是这样吗?而我们子女呢,却很少想过给父母夹一回菜。

“树欲动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趁假期时间,我要好好陪陪父母!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