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春暖花开。温暖的阳光照进了岳父的农家小院,沁人心扉油菜花香犹如一瓶兴奋剂,让年过七旬的岳父又拿起他那心爱的二胡琴弦,坐在自己责任田边的油菜花旁,沐浴着阳光弹起了郭兰英的《南泥湾》—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

唱歌、拉二胡、看书……是岳父晚年生活的精神食粮,也是他对文化娱乐的无限追求。有人说:“当一个人对物质生活满足了的时候,就会去寻找自己精神上的满足,追求自己精神上的愉悦——这是一种精神上的食粮。精神食粮犹如一瓶兴奋剂,可以提神醒脑。人有了精神食粮就会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中,可以用这种精神鼓励自己前行。每天开开心心过日子,没有疲倦和烦恼。

在雷波县汶水镇大田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就住着这样一位每天伴随二胡琴弦声,开心歌唱祖国富强的古稀老人。他就是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三十余载的退休老教师——李才高。他常常拉起自己心爱的二胡琴弦,歌唱自己幸福的晚年生活。还时常关心国家的大事,戴上老花镜看书、看报、看《新闻联播》,这是他每天必不可少的必修课。

他,是我的岳父,也是我的启蒙老师。小时候,我就知道岳父在汶水镇大小田学校担任校长,喜欢拉二胡、弹风琴、吹短笛、编剧本、说相声。我和哥哥本是孪生兄弟,每天一起同吃同住,一起上学念书,村子里大人小孩谁不知道?学校老师也是清清楚楚。然而,就在我们兄弟俩上小学三年级那年的“六、一”节目汇演上,幽默风趣的李老师却出人意料的,要我和孪生哥哥一起表演一个题为《好久不见》的小品。弄得在场的观众都惊奇好笑:“天天在一起的孪生兄弟,还好久不见……”

自从我记忆时起,我就记得岳父喜欢音乐。如果有人路过他家的村边路口,那绿水青山掩映的农家小院就会传来《东方红》、《南泥湾》、《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一些人们熟悉爱听的二胡琴声,还会引来邻居的小孩呼朋引伴地静静围在他身边聆听。后来,我中学毕业后回乡当了一名代课教师。岳父也光荣退休在家休息,每逢节假日或农村办喜事,他养育的6个儿女都能歌善舞地在岳父的二胡琴弦下一展歌喉。岳父拉二胡琴,岳母唱歌,子女们翩翩起舞,俨然成了村里的“文艺宣传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家庭乐队”便成了家喻户晓的茶余话题。我也有了一丝灵感,到他家采写了一篇小文发表于《凉山日报》。岳父看后心里特别自豪,与我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他喜欢唱歌和看书,我喜欢写作和照相。一旦有我的新作发表,他就让我给他送去,一来二去他的女儿和我结下了姻缘。

岁月如飘零的白纸。转眼,岳父岳母也迎来古稀之年,儿女们也成家立业。文学作品、二胡琴弦和文艺舞蹈对岳父来说还是情有独钟。为了奉献自己的余热,他自愿加入“雷波县老年协会”。在协会中担当起演奏二胡琴弦的主角,由于自己住在远离县城10多公里的大田农村。县城里要搞演出时,老年协会通知他也很不方便,于是他花几百元买了手机。一旦听到通知到外演出,他都要穿上子女们给他买的高档衣服,仔细打扮一番后坐车前往县城等候集中。风雨无阻,从不缺席。记得几年前一个六月雨后天晴的下午,岳父得到“县老年协会”开会的通知。他收拾打扮一番后,来到我家门前的公路上等车。哪知当时的车辆较少,大约等了近一小时都未赶上,眼看时间要到了,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忙跑到我家里,要求我用摩托车送他去县城。我当时因有事很忙,但又不好推脱。只得让他坐在我的摩托车后面慢慢地朝县城开去。一路上,我问岳父:“你都退休了,又是业余爱好,一次不参加也无所谓嘛?”他却慷慨地说:“不管什么活动都得有制度和规矩,我不去参加会议,要做些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以后给大家就联系不起来。我在老年协会负责的拉二胡琴弦,也不知道给不给我安排新的任务?”说话间流露出对音乐的执着、爱好和追求。音乐也成为他生活必备的精神食粮。

岳父除了喜欢演奏“二胡琴弦”,还喜欢看书、看报和我写的文章。如今子女们都各自安家或在外务工,家里只剩下两位老人。每天除了日常的家务活,他就用音乐和书籍来打发日子。他还经常收看中央一台的《新闻联播》,关心国际国内的形式发展。雷波县委出版的机关刊物《溪洛渡》杂志,是一本记录雷波发展变化,反应人民生活疾苦、体现政府冷暖关怀的科普书籍,也偶尔刊载我写的一些“小文”。岳父是地地道道的雷波人,对雷波的人文地理,山川河流有着深厚的感情,《溪洛渡》杂志从诞生之日起,就成了岳父爱不释手的精神食粮。每到月末他都盼望着我给他把这本杂志书送去。有时还要和我拉拉家常,谈谈最近有没有新作发表。有一次,他生病住院。我去看望他时,一见面他就问我:“有没有新的《溪洛渡》杂志,你写的作品发表没有?”闲谈之余,他就向我讲述他的从教故事,讲述他曾被省政府评为“优秀教师”,一生对教育事业的无限忠诚与贡献,要求我用空余时间把他的事迹,撰写成文学作品留给子女们作纪念。

如今,岳父精神也不同往常。虽然对拉“二胡琴弦”不是那么有极大的兴趣,但是对看书看报还是精力不减。他时常对我说:“人老了,要静下心来休息休息。能看点书报,增长知识,会受益终生。每月的《溪洛渡》杂志出刊了或我有新的作品发表,他叫我一定要按时给他送去。他要及时了解最近的社会变化和县委政府的政策制度。”由此看来,今生今世岳父对文学的渴求是那么的重要,对那本《溪洛渡》杂志是那么的情有独钟,俨然成了他晚年生活的精神食粮和未来生活的无限希望 ……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