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随风而散的,是蒲公英;流浪在尘世的,是孤独的人儿。

我想去流浪,或许,只是想用流浪去感受自然。我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我想把它们变成一个个梦想,然后将它们装进行囊,背上它们去流浪。我有一个关于彩色的幻梦,它是极圈的极光,是雨后的彩虹;我有一个关于潮涌的幻想,它是梦幻的泸沽湖星空,它是神秘的贝加尔湖畔;我还有一个关于森林的憧憬,它是温柔的大兴安岭,是枝繁叶茂的亚马孙雨林。我向往大自然的每一寸土地,总觉得,在自然中才能抛却一切烦恼,悟得“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旷达,还有那些,埋在心里的世界,总想着能打开它,让心中不再塞满迷茫。到最后,行囊虽然空了,身体却被充实的灵魂占满了,流浪在自然,只为求得一个心安。

我想去流浪,也许只是想用流浪去体验生活。长久的处在一成不变的生活中,便会厌烦,厌烦在固定的框架下生活。这时便会盼望,能有一种新的生活状态,重新唤起对生活的激情。比如,试想一下隐居山林的生活,有人说那种生活是清苦,有人说是寂寥,我觉得,“淡然”一词刚刚好,说清苦的,是放不下这个纸醉金迷的尘世;说寂寥的,是舍不得这个繁华似锦的世界;我说那是淡然,是一种决定断了与这尘世联系后的淡然,什么纸醉金迷,什么繁华似锦,看透世间不过一句“凡尘世事不过是过眼云烟,繁华落尽终成殇”。所以,隐居山林,格外洒脱,去体验灯塔守望者的生活,一生与大海为伴,破晓替“一轮顷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欢呼,傍晚为“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琴瑟半江红”沉沦,看潮起潮落,听海浪拍案,品蔚蓝汪洋,想把余生交给汪洋,只因那一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或许只有那样才能心如大海,无畏也无惧。想流浪在山林,在大海,想体验不同于常人的生活,不用过墨守成规的生活,流浪在远方,只为求一个解脱。

我想去流浪,抑或许,只是想用流浪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我不想做个庸人,不想活在底层社会的泥泞里。我想做蒲公英,即使有人认为它很无奈,一生只能随风流浪,还不如家养的盆栽,被细心呵护。但若没有风,蒲公英也只能待在原地,那也会错过后来的风景吧!我认为那不是无奈,是心甘情愿,很多人想做家养的盆栽,也许他们只是害怕漂流,害怕流浪后更加迷茫。然而,安于现状,在照顾下成长的盆栽唯一的价值便只有供人欣赏,这才是最大的无奈吧!我愿成为蒲公英,用一生的流浪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

风轻吹,吹走的是自由自在,任意播撒的蒲公英,而留下的,只是一具空壳,没有任何的观赏价值,最终也只有化为尘土。

用一生去流浪,在流浪中发芽,在流浪中成长,在流浪中找寻自己最终的归属。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