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长相平庸。风吹日晒的辛苦将她白皙的皮肤蜕变得泛黄,粗糙。稀疏的头发泄下来,挽成发髻,似一个小面团。那褪去光泽的双眸,却透着慈爱。几缕碎发紧贴着脸颊,黑线里的银丝,隐隐约约。

这个女人的爱是无声的,似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缠缠绵绵,唤醒了地上的所有生物。这个女人的爱没有声响,却令我无法忘怀。

春风吹红了桃花,吹绿了柳树,吹来我对母亲的思念。光阴如梭,细磨无声,在消逝的时光里,母亲的爱却从未减少。她的爱似那冬日的飘雪,无声,却又似钢琴上跳动着的琴键,弹奏出最动人的旋律。一股花香迎面而来,那心中的回忆在荡漾……

还记得,儿时最爱吃的便是又酸又辣的酸辣粉,但又碍于在外求学,就十分期盼回家。那气息在还没有走进家中,就已经闻到了,那股酸辣味直冲嗅觉。还没到家,我就知道,母亲又为我做了酸辣粉,色泽光艳,辣椒在跳跃,冒着热气。那味道更是无与伦比,胜过山珍海味,又酸又辣又烫又麻又滑,奔向食道,冲走了我一身的疲惫。狼吞虎咽后,母亲的白发却触动了我的视觉神经,皱纹也无情地爬上了她的眼角。我知道,这美味的背后,不仅是母亲辛苦的付出,更是在她百忙之中放弃唯一的休闲时间来为我做的。

每次回家,母亲早坐在门前等待着我回家。我知道,她总在等待,等待着我这个外出求学的女儿。

冬去春来,又到了春季,又嗅到了那股淡淡的花香,又让我回忆起了那透着辣味的酸辣粉丝。我想此时此刻,母亲定在家中,又在等着我回家,又在做着那碗色香味俱全的酸辣粉。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花开花谢,世间年轮回转。我早已褪去了青涩,披上了成熟的外套,而母亲却正在慢慢老去——头上的白发日渐增多,臃肿的身躯更加佝偻……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多希望时光能慢些,让母亲老得慢些。

那碗酸辣粉丝,就是母亲对我炽烈的爱。那爱无声无息,像一缕投过窗棂的阳光,褪去那份热烈,变成一丝无声的平淡。

感谢这个长相平庸却养育了我多年的女人,感谢这份无声的爱带给我的快乐与幸福!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