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走到何方,家乡的味道永远是最香的。

日夜轮回,婶婶包的汤圆,永远是那个味道——满满的亲情味!

春节和嫂子一起回老家过年。村里修建起了一座座“精准扶贫”的楼房,一户户土瓦房早已被夷为平地成了记忆,而儿时欢乐的场景已被藏进了混凝土的心窝。不变的,或许只有那个村的名字,那份美好的回忆。

晚上,婶婶给我们包汤圆吃。我看着婶婶拿起面团,把它搓圆,一个,两个,无数个汤圆被搓得像核桃那般大小,小巧玲珑,圆圆的,像极了十五的满月。

等水开了,婶婶把汤圆倒进锅里,汤圆们像一个个跳水运动员一样争相跳进了水中。不一会儿,又像鱼儿吐泡争相冒出水面,在锅中围成了一个大家庭。

闻到那扑鼻的香味,馋得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婶婶舀了一大碗给我,我抱着碗,坐在一旁静静享受着,那香味别提有多巴适了。我想,大铁锅煮的就是比电磁炉煮的香!有柴草的清香,有乡村的味道,有儿时的记忆!

第二天的早餐豆浆,我亲自参与加工。婶婶把石磨洗干净时,我也把豆子洗干净了。婶婶站在石磨旁,用小勺一瓢一瓢的把豆子倒进石磨眼里,我推着石磨前进。一步一步,一圈一圈。我看见豆汁流淌在石磨的周身,像极了火山口的岩浆向四周蔓延,只是速度比它慢了许多,体态比它好看了许多。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流进了我的脖子里,与衣领来个亲密相融,公鸡伯伯站在院墙上不时大声吆喝,为我加油。

把豆汁装到网纱里,放进水慢慢挤压过滤,去掉豆渣,放在大锅里,用木柴烧煮。等煮沸后,把它倒入白瓷碗里,加入白糖搅匀,轻轻一抿,清香馥郁。或许,它的颜色没有学校门口卖的诱人,但它的味道却是最纯正的!

儿时背着背篓天天割猪草的玉米地早已种满了核桃树,儿时天天组团玩过家家的土路早已铺成了水泥路,儿时床底可以玩捉迷藏的木板床早已换装了可以跳“蹦蹦床”的席梦思……“精准扶贫”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也让很多东西变得面目全非。但,它始终没有改变家乡的“初心”——像母亲般包容你的一切。家乡的孩子,即使你有很多都不认识,但会让你觉得格外的活泼可爱;家乡的老人,即使几乎都不认识你了,但你会觉得还是那么的和蔼亲切;家乡的面目,即使它们都变了,但会像一位老朋友一样永远住在你的记忆里。就连阳光,你也会觉得格外的明亮,温暖。

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比不上家乡带给你的温暖。因为,家乡没有让人迷茫的霓虹灯,没有让人迷失的十字路口,没有让人醉生梦死的诱惑。只有满天的星星,只有苍翠的林木,只有动听的鸡鸣狗吠。在家乡,淳朴的泥土芳香永远会让你时刻记得自己。

我爱我的家乡,我享我的家香。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