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呼呼吹,吹过一段过往;春风飘啊飘,飘出一段新韵。

或许,严冬尚未褪尽;或许,黑夜仍旧漫长。但一缕光明的曙光,终会冲破黎明的黑暗。如同淋过一场春雨,还担心春的脚步吗?

春之韵,是大自然洒下的音符。且看那田野的油菜花,被春风羞成淡黄的脸庞,和着娇羞,撒出漫天的芳香。且看那窈窕的柳树姑娘,一遍遍的梳洗着秀美的长发,是在等待她的君子吗?乐水湖畔,新枝嫩芽早已盎然成绿。淡淡的桃花、粉红的树花、青青的小草……放眼望去,碧绿的湖水上早已野鸭成群,姿态各异的鸟儿将蓝蓝的天空妆成五彩的幕布。林间传来牛儿“哞——哞”的叫声,鱼儿欢快地跃出水面。我站在湖边,掷下一颗石子,水中荡出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如同梵阿玲上奏着的名曲。薄薄的雾气吹来,仿佛置身仙境一般。不觉间,早已痴醉了。

春之韵,是那蓬勃的生命之力。寒冬好似一个酷吏,孱弱的灵魂被刺出痛苦的呻吟。老树已经枯了,我看见他身上如同沟壑一般纵横交错的伤疤,高大的身形已成了佝偻之躯。嚯!别伤心,请仔细看。就在他残破的躯体旁,一株幼苗正傲然挺立。忽而,一只野狗带着一群小野狗从我面前飞速地逃过。那瘦骨如柴的身影顿时映入我的眼帘,我的心不免又被重重的锤击了一下。它曾经也有一个温暖的家,也过着安定的生活。可!可它的主人却狠心地遗弃了它。流浪,从此风雨缥缈、伶仃无依。哈!它身后的一群小野狗却是白白胖胖,一个比一个可爱,正欢快地撒着欢儿呢!我仍旧在乐水湖边慢慢地走着,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芳香,养眼的绿色让心情顿时变得舒畅起来。一路上,春游野炊的人络绎不绝。虽无“嬉嬉钓叟莲娃”般盛大,却也不乏垂钓的老翁,玩水嬉戏的孩童,谈笑风生的青年男女。

春之韵,是那理想的朝阳。自古先人就以“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教育后人。鹏举将军也留下了“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的佳话。 “最是一年春好处”,而今,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学子,岂不应该“气吞万里如虎”吗?我眺望湖畔,微风轻轻拂过面庞,心里激起万丈豪情!

春风飘啊飘,飘出一段新韵;我走啊走,留下一段青春的足迹!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