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里重清明,人心自愁思。

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人都是从该来的地方来,到该去的地方去。我不知道你去到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找到了你的归属?人都是随父母来到人世界,浏览一程,叛逆于青春,拼搏于梦想后归于“一抔黄土掩风流”的坟穴。

“清明时节雨纷纷”。面对着黄土荒丘,面对着冰冷墓碑而黯然洒泪的时刻,不知是否雨随思来?作为女儿,在他们的记忆里,我从未光顾过你的“家”,也许只有你知道,其实我常来。我宁可活在强颜欢笑的隐忍中,也不甘被定义为多愁善感的弱女子。有些悄悄话,我只想和你说。

每年都不敢和家人一起去看望你,因为我怕他们知道我的脆弱,我的“罪行”。曾经,我希望你离我远远的;现在,我却这般的渴望你就在我身边。

你走的那天早上,我因任性胡闹被你暴打一顿。前往学校的路上,我一面抽泣,一面不停地诅咒着你,企盼你快点死去。我讨厌你的长鞭,讨厌你的耳光,我希望你从此消失。往常,作为父亲的你怎么会容忍我的顽皮呢,每当犯错时我不停地哀求你不要打我,但你还是会狠狠地教训我。可是那天,你却真的包容了我。

我亲眼目睹你在离我咫尺的石块上出了意外,滚入山崖,我来不及伸手抓住我最后的父爱。夜空中没有一颗星星,寒风呼啸而过,山涧小溪哗哗地流向深谷。你身上背着的家用品跟着你在山崖中呻吟片刻后,支离破碎。随风,传来阵阵撞击声,这,或许是你的道别。春天,万物复苏了,只有你,永远的沉睡了。

艾利克斯•希尔在《天蓝色的彼岸》里写到:“当一个人总是成天烦你的时候,没有谁比你更希望他赶快消失掉的了。但有一天,他真的消失了,只剩下你一个人的时候,你往往感到的不是高兴,而是孤独”。是啊,我的“愿望”实现了,可却让我痛如刀割。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懂童言无忌呢?你想过吗,没有了你的庇护,我就像一只折了翅膀的苍鹰,还能翱翔于蓝天吗?

想想可真是悲哀,当一个人真正失去了什么后,才会明白失去的有多么珍贵!或许这就是人性的缺陷吧,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就像英年早逝的张国荣,即便生前已是演艺圈的一哥,可也比不上死后被捧红半边天,成为永恒的经典。20年间曾被调任37次,不曾真正被重用的爱国词人辛弃疾,如今其人其作品却被千古传诵,成为信仰。

听听我说的吧。我后悔了,后悔自己的任性,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后悔自己察言观色的能力学会得太晚。这么多年,看着那冰冷的三块石头,我清理着周边的杂草,独留你最喜欢的油菜花。我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你真笨”。是啊,你笨死了,笨到连我的话都信。或许,多年来的执念,终究不过是对自己的轻蔑罢了。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你的离开让我学会了珍重,懂得了感恩,一步一步地踏寻青春的色彩。春去秋来,时光如滚动的车轮,见证了我的成长。

我知道你从哪里来,却不知道你去往了哪里?我能记住的是你的爱,你的善,你的念,那抔黄土怎能挡住一颗思念的心。

清明种思,愿能种下你的安宁,我的成长。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