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是个连幸福都会害怕的胆小鬼。

我乖戾,敏感,自卑。我是那么地渴望表达,又是那么地害怕被人了解,于是,在数不清的犹豫中自己消化掉了所有情绪。我就像一颗坚硬的行星,孤独地在自己的轨道上运行,我在等,等一束温暖的光能照进我狭小的世界。

狄金森说:“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但就一次,我触到了光明。

故事是从一个演讲比赛开始的。那是学校举办的一二九演讲比赛。我记得那天很冷,我裹着厚围巾,凛冽的风还是钻进我的脖子,一点点地往骨头沁。一抬头,是灰蒙的天,朦胧的薄雾笼罩在黛青色的山上。初冬,不明地址的候鸟南来北往。

山脚,有个女孩一字一句地讲述了她的经历和她的初心。她说,她初三的时候出了一场车祸,这场灾难夺取了她腿部的皮肤,于是取了她的头皮植在了她的腿上。而她需要面对的除了不完美的腿,还有迫在眉睫的中考。于是,她用几周的时间不懈努力补上了落下几个月的课程,并且考了全校第一。她语气淡定从容,坦然得仿佛在讲别人的事。座无虚席的操场鸦雀无声。她还说,千万不要放弃你自己。

“不要放弃”几个字似乎听过很多次了,但现在最能想起来的还是爸爸说的那一句。在我失败的时候,在我犯错的时候,在我孤立无援的时候,他总会鼓励我,不要放弃。他会唤我的乳名,叫我好好学习,叫我要努力,叫我要争气,叫我不要放弃。我从未做到问心无愧,但现在听到这几个字,梦想与信仰,无力和挣扎,从心底最隐蔽的地方慢慢生长,一种温热的感觉漫过整个心脏,触及每一根神经,从胸腔生出的对青春的热忱似乎就要在一瞬间喷薄而出。

你见证了我一点一滴的成长,陪我一路走来,拙笨的我竟没有感觉到你一路披荆斩棘为我撑起的一片阳光。从孩提时代的天真无邪到青春期的叛逆莽撞,从畏手畏脚到大胆尝试一切——我想我是不应该放弃的,因为你从未放弃过我,并给了我最深沉的父爱,教会我成长。

轻柔的风淌过耳朵,温暖进了心。我似乎看见你来接我回家,那一刻,浮云白日,山川温柔。我曾是一颗孤独的行星,渴望有光将我吸引,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你为我遮风挡雨,把阳光留给了我。

有你,一路暖暖。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