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或许真的存在。那年的桃花在雪花飘飘时就盛开了。那年我九岁,二哥十一岁,大哥十四岁。                                                                            

正值寒冬,雪花飘飘。雪积得很厚,很是漂亮。然而,母亲无心赏雪,大哥在啜泣,我与二哥在院坝里堆雪人,父亲依旧在床上躺着。这是一幅多么不协调的画面啊。

父亲瘦黄的脸上总有一丝太阳般温暖的微笑。我祈愿,如果他能一直陪我们走下去该多好!医生在父亲的身上不停地摸索着,若有所思,似乎有一束希望之光于医生的神情中洒向我,让我忍不住想抓住它。                                                                        

母亲曾说,她很喜欢看雪,父亲很喜欢看桃花。母亲还说,医生是白衣天使,总能给人带来希望。我希望每次雪花漫天时我们一家可以相拥赏雪,每年桃花盛开时我们一家可以携手看桃花,我更希望“白衣天使”这次能给我们家带来希望,让我们一家再一次一起赏雪,看桃花开。                                                                                                                          

然而,“白衣天使”这次却辜负了它的使命,给我们带来的是噩耗。医生把母亲叫到一旁,无奈地对母亲说;“肺癌晚期,熬不过这个冬天了。”母亲问医生:“能不能不要让他那样痛苦地离开。”这话说的是那么的无力。“我开些止痛药,尽量减轻疼痛吧。”医生说完摇摇头就走了。母亲来不及晃过神感谢,这噩耗却被父亲听到了。父亲无奈地对母亲说:“我是过不了这个坎了,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看着几个孩子长大成才了,如果还能再看看门前的桃花绽开,该多好!”母亲无奈地看着父亲,又看了看我们,什么也没说。

大哥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一脚把我们好不容易堆好得雪人踹倒了,对我俩吼了两句,又跑回父母亲身旁了。我祈愿桃花现在就开,让父亲伴着桃花离开。                                                                        

第二天,门外的桃花奇迹般地开了。桃花很漂亮,像母亲一样漂亮;桃花很和蔼,像父亲一样和蔼;桃花很可爱,像我们一样可爱。我既震惊又惊喜,急忙跑去对父亲说;“门外的桃花开了,我们带您去看看。”  

父亲毫不犹豫地想起来,但瘦弱的他已无力听从自己的心,竹竿般的双手已无力撑起他的身躯,我们便搀扶父亲起来。从床头到门外也就那么几步,可父亲走起来却那么吃力,似乎走了很久很久,终于到了。父亲牵着大哥二哥的手,母亲牵着我与二哥的手,好像那奥运五环,或许,这是我们最后的全家福了。父亲笑得那么灿烂,却分明很是不舍;母亲笑得那么纯真,却分明充满恨意。父亲高兴,因为他要解脱了,不用再连累母亲;父亲不舍,因为再也见不着三个儿子了。母亲高兴,因为父亲不用再受罪了;母亲憎恨,因为父亲的“抛弃”。在父母亲的微笑中,我感觉时间停留在了那一刻。那一刻,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止住了呼吸;那一刻,时光按钮按下了快门,让幸福永驻。如果可以,我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一刻,时针不再转动。然而,伴着寒冬,迎着雪花,我们一家人结束了最后一场派对——赏雪,看桃花。                                                            

第二天,父亲去了天堂,亲朋好友陪我们送走了父亲的最后一程。我知道,从此以后,我们与父亲将阴阳相隔。我痛心,从此以后,我家的世界不会再那么明媚,那么阳光,那么温暖。                                                                      

那一年的雪花不一样,那一年的桃花不一样,那一年的我们也不一样。那年的那场雪几天都没有融化,那年的桃花在冬天怒放,那年的我们长大了。                                                                              

雪花啊雪花,桃花呀桃花,你们带走的不是痛苦,而是我一生的思念。

愿,在另一个世界,雪花满天,桃花十里。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