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万物归息;人潮退去,万物归静。只剩下一片无穷无尽的寂静,窗外的街上标兵一样的路灯释放着暗黄的光。看着渐渐暗沉的天,内心的焦躁半点未减,反而变得更加沉闷。

“滴嗒……滴嗒……”一个声音打破了这无穷的静,像一个音符在欢快地跳跃,组成一首轻快的歌在耳畔单曲循环。顿时,内心里丝丝小窃喜伴随着音符无限蔓延。

我是喜欢雨的,尤其是三月的雨。倒不是因为它比夏雨轻柔,也不是因为它比冬雨温暖,实在是因为它让我觉得有种莫名的心安。一场春雨过后,仿佛所有烦躁都被淋湿,退去……我不禁抬头望向窗外,一丝又一丝细密的雨珠手牵着手,像一串珍珠俯在窗玻璃上,久久不肯离去。在灯光的照耀下,它们泛着星星点点亮光,暗沉的春夜被抹上神秘色彩。

杜甫称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它来得轻,来得静!它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到来,又在不知不觉中离去,像一场万物的洗礼。它染红了桃花,浸透了柳树,唤醒了大地。曾听人说,人与草木之情是光阴里最动人的故事。春雨是草木的母亲,奉献自己,滋润他人。春雨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老师,奉献自己,成就他人。这细雨,在灯光下,真有点“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韵味了。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是春深了。春深,是风情,更是深情。也许也只有这轻柔却不懈怠的雨,才能使我内心的焦躁归于平静,才能滋润我的心田,从心底长出温暖的根须,抽出新芽,拔出枝节,扎起花蕾,开出花朵……

“沙沙沙……沙沙沙……”这春雨似是停不下来,像是在宣泄自己的情感,又像是在为自己找到归宿。我想,在这雨夜里为这春雨感到小欢喜的不止我一个人,还有等候多时的农民伯伯们。“春雨贵如油”,春耕忙了大半个月,农民伯伯终于等来了,等来了春雨。这雨一下,秋季的丰收就有望了。“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是希望,春是幸福的源泉!在这季节里,每下一场雨,春便深一寸。也许这敲窗的雨,来信的风,忽念起的人,都在一寸寸加深吧!

一场夜雨,不急不躁,恰似一阵清爽的风,带给我阵阵惊喜。静听春雨敲窗,静待晨曦到来……

或许,每个人都应在心灵深处为所喜之物留下一片天空。因为,日子不必过得风风火火,做好日常小事,聆听自然风物,感念往事旧人,提新茶对花饮,足矣。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