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十九岁,我们相识在大山里。我说,我要去办一件重要的事,你说你等我,不管等多久都会等下去!很快的,你就等来了我们的婚礼。婚礼很简单,简单到了连一束鲜花都没有,于是我们在山坡上采摘的芦苇便幸运地成了我们在一起的见证。

和那束芦苇一样幸运的我,同一年调到了城里工作。牛郎织女的生活模式从此开启了,我们对彼此的思念从此生根,真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尽管这样,我们依然坚守着心底的那份纯真,特别是那个代表着我们爱情的小生命的出现,更是让我们忙碌而又充实。

和大多凄美的爱情故事一样,我们的开头温婉而美丽,我们甚至都没有深入思考过到底喜欢对方的哪一点。金钱似乎和我们毫不相干,一日三餐吃馒头的日子也丝毫没有让我们觉着生活的苦。那时仅二十出头的我,穿着连老母亲也嫌弃的花布小棉袄,却快乐得如同一只小鸟,跟在你的身后,一次次翻越过那个长满芦苇的小山坡。

也是那座大山,那个长满芦苇的小山坡,成了你最终的归宿。当我抱着你冰凉的身体一次次追问:“说好等我一辈子的,为什么要这样”时,回答我的,只有你脸上凝固的笑容。当时的我,无法读懂这最后的笑容,只是心疼,心疼……

都说不流血的伤口难以愈合, 说好等我的?我不知该向谁去索取答案。从此,我生命里只剩下那束风中摇曳的芦苇!亲人和朋友轮番的作陪,丝毫不能缓解我内心的孤寂。总是渴望夜晚的来临,渴望梦里能与你见上一面,而梦中的你,似乎并没有走远,你是在寻找着什么吗?“亲爱的,我是想学一点实实在在的东西。”这是你临别留下的语言,当时的我没有阻拦,作为一名教师,你没有遗憾……

每当学生们谈论起你的时候,总是那么的不舍,他们一遍遍讲述着你为他们保管的生活费永远也取不完时,我突然明白了你一日三餐靠馒头度日的真正原因,你是在用生命诠释着师魂吗?

每次想要记录下一点儿什么 ,却总是坚持不到最后,心底那柔软的角落,总会撕裂般的疼痛,疼到极致时便想着忘记,可是我真的能忘记吗?此刻,也只能轻轻地问候一句:“亲爱的,你在那边还好吗?”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