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奶奶——,学校下周四要举行一次捐赠会。”阿芝星期五放学回家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奶奶。

晚上,阿芝和弟弟阿依在电灯下写作业,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即将举行的捐赠活动。奶奶陪伴在孙子们身边,手里缝补着孩子们弄坏的衣服,嘴里念叨着:“你们的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家里的地也荒了不少,钱已快用完了。”

星期天早晨,阿芝和弟弟睡得正香。奶奶就将他们叫醒到山上地里劳动(因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只能耕种一部分),看着满山荒凉的土地,爷爷、奶奶心里非常难过……

趁着清晨凉爽,阿芝和弟弟、爷爷、奶奶一起,使劲地给玉米除草。一会儿,阿芝和弟弟就累满头大汗,手上已经打起了许多血泡。眼看着太阳已经晒过了头顶,就急忙催促爷爷、奶奶回家——家里的猪儿也饿得直叫唤了,鸡、鸭、鹅也没有人喂食?爷爷、奶奶、弟弟和阿芝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山坡上回来。

爷爷、奶奶忙着煮饭,阿芝和弟弟学着给猪儿喂食。吃过早饭,爷爷、奶奶又上坡去地里劳动了,阿芝和弟弟在家摊开书本开始学习……

星期一的早晨,东方的启明星刚刚发出微弱的光亮。奶奶便早早地起床,又来到阿芝和阿依的床前将他们推醒……

“起床了——起床了——,把家里的牛羊赶到对面山上去,回来去上学。”奶奶嘴里念叨着。

阿芝和阿依揉揉朦胧的睡眼,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借着东方启明星的微光把牛羊赶到对面山坡的草坪上。

回家吃过奶奶煮的香米饭,阿芝和阿依手里攥着奶奶给的零用钱(爸爸妈妈打工寄回的),高高兴兴地上学去。

一路上,阿芝、阿依和同学们纷纷诉说着星期天在家里劳动的辛酸……

“星期天,我和爷爷、奶奶去山坡上的玉米地里除草,把我累惨了。”阿芝一边诉说,一边将布满血泡的稚嫩小手伸出来。

“昨天,我已和外公、外婆一起去地里打猪草,被蜜蜂刺了一下,眼睛都还是肿的……”,阿春也向大家说出自己的遭遇。

“我和妹妹一起在家,虽然没有种地、喂猪。但是我们收拾了一天的家务,把自己的脏衣服全洗了,累得我们满头大汗。”一位年龄较大的阿哥也在一旁补充道。

“上课了,快点走。”一位从后面追上来的同学大声喊道,阿芝和同学们加快了脚步,急忙朝学校走去。

刚到学校门口,班主任宋老师就把阿芝、阿依、阿春叫到学校的“留守儿童之家”,耐心细致地询问他们的生活情况。

“阿芝、阿依、阿春,学校星期四举行的捐赠活动,需要你们表演一个舞蹈节目。请爸爸、妈妈给你们买一件漂亮的新衣服”。班主任宋老师耐心细致地开导三位同学。

“不知道外公、外婆给我买不?”阿春低下头,从嘴里慢慢地吐出几个字。阿芝和阿依则在一旁默默无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辛酸……

“为什么?”宋老师看着三位同学愁眉苦脸的样子,急切地问。

“爸爸、妈妈在外打工几年都没有回来了,我和弟弟是跟着爷爷奶奶在家的。”阿芝急忙地回答。

“今天下午我去你们家,给你们的家人商量一下。”宋老师望着三位同学满含深情地说。

放学后,阿芝、阿依、阿春急忙赶回家,到对面山坡上将清晨放养在山上的牛羊赶回来。当他们看到宋老师和自己的家人坐在一起拉家常时,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了笑容……

捐赠会上,阿芝、阿依和阿春穿着漂亮的衣服。悠扬的歌声中,一曲动人的《留守的孩子》舞蹈,把全校师生盼望父母回家的思念推向了高潮……

“院中枣树, 树叶又落下。那把最甜的红枣想留给妈妈,坐在门前,不想说话。哦...,打工妈妈你在哪?那条花格裤,裤腿变短了。奶奶说我的个子又见长高啦,我考了满分老师夸我了。哦...,远方的妈妈你会知道吗?”

听着孩子们盼望父母回家的歌声,优美的舞姿在国旗下舞动。慈善家们眼睛湿润了,和孩子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舞台上,阿芝、阿依、阿春手里捧着叔叔阿姨们捐赠的学习用具,激动的泪花闪烁着期盼父母回家的光芒……

每年的新春佳节临近时,村口那条弯弯的小路上,都会有孩子们等候父母回家的身影……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