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精灵,白鹿白灵。

白灵生时,百灵鸣叫,故名白灵。四六大关,顺顺当当。仙草担心,寻求干大。鹿三权衡,甘作干大,护荫灵灵。

白灵乖巧,皮肤细嫩,水灵大眼,聪明稚气。活泼好动,不拘世俗,假小子也!软缠硬磨,要求念书。嘉轩宠女,送进学堂。厕所风波,戏谑先生。两年时间,字正腔圆,先生慨叹:白灵才女!

为念新学,白灵失踪。嘉轩进城,苦口婆心,劝说白灵。大铁剪子,支在脖上,白灵抗争。嘉轩哑然,回到原上。

西安战乱,尸横遍野。白灵兆海,不分黑夜,抬人埋人。嘉轩劝归,无功而返。国民革命,轰轰烈烈。时代青年,志存高远。一枚铜元,游戏定党。白灵属“国”,兆海属“共”。铜元游戏,终铸辉煌。

白灵回原,遭到软禁。嘉轩托媒,下嫁王家。白灵扬言:王家收尸。被关小屋,大声歌唱:国民革命,打倒列强,废除军阀!嘉轩怒曰:再喊再唱,镢头砸死。白灵答曰:无论是谁,阻挡革命,把他踏倒!等到天明,镢头帮忙,挖开窟窿,墙上留字,何等潇洒!嘉轩执拗,庄严宣布:休提白灵,权当她死。

罗嗦巷子,入党宣誓,白灵入“共”。时势变化,兆海改“国”。为了信仰,两人怒争,不欢而散。思想对立,感情依恋,沉重如焚。兆海发誓,白灵另嫁,终身不娶。白灵企盼,兆海回心。

革命浪潮,席卷大地。白灵任教,组织学潮。中正中学,饭馍斗争,处长收审,校长撤职。地下工作,传送情报,新鲜刺激,斗志昂扬。剿共高潮,白色恐怖,血雨腥风,孤寂压抑。革命时期,寻求共鸣。思念兆鹏,辗转反侧。

为了革命,组织安排,假扮太太,白灵欣允。未曾想到,“丈夫”却是——鹿兆鹏也!初次见面,兆鹏尴尬,白灵镇定。推心置腹,“夫妻”恩爱。战友遇害,白灵痛心,痛定思痛,其志弥坚。处决叛徒,大快人心。白灵兆鹏,志同道合,互诉衷肠,红色漆蜡,叩天拜地,假戏真做,比翼双飞。

日本强盗,占我国土。东北沦陷,山河破碎。生灵涂炭,内忧外患。中正剿共,愈演愈烈。国民政府,攘外安内。教育部长,亲临西安,代表中正,训斥学生:专心读书,报效党国。学生激愤,群起攻之。白灵高喊:打倒走狗!半截砖头,抛上讲台,不偏不倚,正中鼻梁。部长惨叫,满脸血污,翻窗狂逃。关中冷娃,名震天下!

身份暴露,白灵转移。兆海护送,抵达张村。半夜颠簸,又到龙湾,生下娃子,取名“天明”。几经辗转,终达南梁。白灵精明,干练豁达,担任教员,讲习文化,写字唱歌,工作出色。担任秘书,得心应手。部队内乱,灭顶之灾,猝然袭来。身边战友,惨遭活埋。白灵预感,难逃一劫。政委糊涂,肃反过火,偏激固执,乱扣帽子。军长被逮,白灵失靠,关进囚窑。白灵任性,野性十足,三天三夜,大吼大叫,嗓子宏亮,精神亢奋,双眼如炬。白灵洒脱,痛骂政委:残害革命,野心阴谋,坐地为王,纯粹蠢货,穷凶极恶,狗屁不通!一番怒骂,酣畅淋漓,英雄本色,苍天可表!怒骂结束,惨遭活埋,关中女娃,革命烈士。呜呼哀哉,悲哉痛哉!

白灵一生,何其短暂!白灵一生,何其养眼!白灵一生,何其光耀!

“有人活着,已经死了。有人死了,却还活着。”白灵已去,精神永驻!

白鹿精灵,反抗叛逆,是其核心!白鹿原上,宗法制度,根深蒂固,白灵不屑,公开反抗。免遭缠足,走进私塾,再念新学,果敢退婚,寻求真爱,坚决入“共”,处决叛徒,砖砸部长,怒斥政委,不胜枚举!

女权主义,人人呼之。女性叛逆,人人敬之。面对现实,勇于反抗,人人颂之。面对爱情,果断坚定,毫不含糊,爱情至上,自主抉择,人人钦之。面对死亡,不屈不挠,大义凛然,傲气冲天,人人仰之!

白鹿精灵,一道闪电,凌云壮志,追求理想!白鹿精灵,撕破黑云,反抗叛逆,巾帼英雄!白鹿精灵,照耀人心,净化灵魂,启迪人生!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