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去看望你,恰逢油菜花开,油菜花围在你身旁,恰似你的儿女。

十年之前,她不认识他,他也不属于她。他们都一样,各自寻觅着对方。十年之前,我们最终成了亲人,是父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不曾想过离别会在那天,谁为谁道别,谁为谁怀念。

2008年发生了很多大事。北京奥运会,汶川大地震,你的离世……

其实,那时的我,太过稚嫩,太过任性,心情总如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对于离别,只知嚎哭几天,之后在其他人的呵护下,对你的依赖似乎也可以短暂的放下。或许真的是只有在校门口看见父亲接送女儿的画面时,眼泪才会止不住往下流。或许只有在夜晚和妈妈两个人在家时,才发现这个家少了个你,才发现这个家变得好大,好空,好冷。总会望着你的相片,辗转难眠。清晨起来,发现眼睛肿得如核桃般大。

后来,似乎眼泪就越来越少了,以致干涸,留下的只有思念。十年之别,我又在油菜花开的时节来看望你。你躺在金黄的花穗儿中央,那冰冷的三块石头早已被隐匿。若不是住在心里,可能我再也找不到你的“家”。你终究是如愿的,每年在你离开的时节,总有一大片的油菜花在绽放,在生长,在陪伴你。

那次去了姑婆家,听到了她对你的念想。姑婆说,爸爸小时候特别羡慕放羊的同伴送亲时都有乖巧可爱的手缝毡衣。由于我的奶奶在爸爸幼年时便去世,爷爷一人又当爹又当妈,不会顾及到爸爸的每个小愿望。于是,姑婆决定给爸爸亲手缝一条毡衣。但农村很难有真正清闲的日子,这事就一拖再拖,拖到爸爸长大,结婚,生子,去世,姑婆的“作品”还未出世。这成了姑婆的深深遗憾。带着这份遗憾,爸爸也一直住进了姑婆的心里。

后来,我的身边走来了继父。他虽视我如亲生,然而心底里那份对父爱的渴求却难以忘怀!继父的爱终究替代不了亲身父亲的爱。时光轮回,身边的人聚了又散,熟悉的离开了,陌生的又来了。但心里装着的永远是最初的信赖。如同,女同学们在教室里兴致昂扬地谈论着某个新剧,某个新秀,选好了自己支持的“鲜肉”。可是“鲜肉”也如太阳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女孩们心里装着的还是那个最初的信仰,那个伴自己长大的偶像。如同一首陪伴自己长大的经典老歌会比风靡一时的流行曲在你心里装的得更久,更深。

像漂泊海外的游子,终究还是要叶落归根,梦寻最初的根。而我,还是思念最亲的你。

十年,足以让呱呱坠地的婴儿独自上下学,让一个小城变得车水马龙,让一个国家经济翻一番。而不变的,永远是那份最初的情感!

不知在那个世界的你,是否也会想念,也不知,十年的轮回,究竟谁是谁的念想。

如果不能祝你长寿,那就祝你在天堂里,一切安好!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