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

那凉凉的月亮

是不是梦里结了冰的眼睛

你说

那潺潺的溪水

是不是前世决了堤的心情

曾经

我们年复一年的绝望

以为擦尔瓦的天空不会有流星

以为苦荞地的尽头永远是荒岭

如今

你就是那圆圆的月亮

是照亮了夜里前路的心灯

如今

你就是那清清的溪水

是融化了所有悲伤的诗文


每当我听见索玛花开

却没有听见你的声音

每当想起你的温暖

我却只看见岁月的背影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