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更替,春去秋来,恍惚之间,你还是你,眼眸之光依旧坚定,但却好像变了模样。

台湾著名女作家龙应台曾说:“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手,在你出神恍惚之间物走星移。”曾以为时间很长,我们有大把的时间来透支和浪费,长大以后才发现时间在快速地走,世界在不断地变,回忆在不停地堆积。

偶然的一天,我邂逅了小学时代写下的日记。其实算不上日记,只是一排排歪歪斜斜豆子般大小的“甲骨文”:2006年5月4日小红红借我五毛,买辣条。5月7日去河边捡到许多亮晶晶的石头。6月1日过儿童节,好开心,有很多很多的糖果,有很多很多的大姐姐,张老师是一个大美人……看着这些啼笑皆非的片段,我慢慢地回忆起最纯真,最天真的孩童时代。“6月9日爸爸还没回家,想他。7月月8日,爸爸还没有回家,很想他。9月1日,爸爸也没有回家,非常想他。”读到这几行文字,鼻尖一阵酸楚,眼眶里充满着泪花。一个人可以欺骗别人,却欺骗不了自己。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浸湿了一页一页的回忆,泪水模糊了我的视野。

还记得以前改编的歌曲:“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投进爸爸的怀抱,幸福少不了。”我从小就感觉到自己很特殊,因为我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妈妈”这个词语对我来说,最熟悉又最陌生。小时候很好奇地拉着爸爸的手问到:“爸爸,妈妈在哪里啊?”爸爸的神色微微一变,慢吞吞地说:“妈妈在很远的地方,暂时不会回来。”长大后才发现,原来暂时是永远啊?长大后才发现,爸爸微变的脸庞是坚强的代名词。长大后才发现,妈妈变成了别人的妈妈。

爸爸很忙,很忙,忙到平时电话长期都在通话中,忙到一年才能回一次家,忙到过年回家也只能停留短短的半个月。我很爱我的爸爸,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在我眼中,爸爸是一个 “硬汉子”,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挫折,爸爸从未流露出丝丝的畏惧。

爸爸是一位严父,我知道他很爱我。我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是遇到什么委屈就往父亲怀里钻的小孩子了,也不是为了同学们说我是没有妈妈的野孩子而与同学们大打出手的小孩子了,更不是那个不懂事经常与爸爸斗嘴,叛逆无比的小孩子了。

爸爸从来不会在我面前表达他的苦恼,但我却可以从爷爷奶奶的话语中捕捉到蛛丝马迹。朋友的背叛,身体上的伤痛,精神上的折磨,生活上的压力,种种不尽人意向爸爸袭来,可爸爸从没有低下头,而是为我撑起了一片光明。

在爸爸的身上,我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爸爸的倔强,让我学会了不服输,不畏惧困难挫折;爸爸的勇敢,让我学会了有一颗无畏之心;爸爸的为人,让我学会了从容不迫的举止,比起咄咄逼人的态度更令人信服。

现在的我并没有经济能力让爸爸的物质生活得到提高,但我会用我的快乐让爸爸的精神生活充盈、阳光。

“嘀嗒,嘀嗒”时间还在不停地走,孔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并不奢求时间停止,只求世界温柔地对待我的爸爸,不要让爸爸离我太远。

最后想说一声,爸爸,我很爱你,希望你每天都快乐幸福!我会努力活成像你一样优秀的人!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