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马湖,乃避暑之地,玩乐之所。

周末和老师一起去参加了“雷波县作家协会黄琅分会授牌仪式暨第一次活动大会”。一路上,脐橙飘花香,攀枝花露芳艳,阳光正好,这趟旅途注定是惬意的。两小时后,便到达了心仪已久的马湖。

趁着老师们寒暄的空隙,我和朋友来到湖边。远山、青柳、清湖汇于一方绿潭里,远处的金龟岛上飘出缕缕薄雾。阳光从柳叶间偷偷溜出来,波光粼粼,它似乎还是更喜欢与湖相映,不甘隐没于柳叶间。是啊,“秋水共长天一色”,艳阳与绿湖交相辉映。

朋友说,马湖不愧为人间仙境。木栏下的迎春花开得格外招摇,小蝌蚪们也在争相嬉戏,女老师把手伸入这个大家族的派对中,轻声呢喃道:“好痒啊”。

美景依旧,然而今日之马湖美得异样。

马湖是雷波的骄傲。这里出名人,有名气。如三国时期彝族人的头领孟获,每年农历六月十九的观音节。湖泊南北5.5公里,东西2.2公里,湖形像极了一弯梳月。靠着其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惹得各方的游客纷至沓来。马湖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它沉奠了几千年的民族文化,形成了精彩纷呈、颇具特色的水乡文化,是小凉山深处的一颗璀璨的风景明珠。

往日之美,在青山绿水中,不如今日美得异样。

活动大会聚集了诸多文学老师,他们的写作能力都让我钦佩不已。很荣幸加入这个协会,得到众多前辈的引导,诸君之高义,乃为我前进的标杆。听着和蔼可亲的老爷爷讲解古体诗,年迈的他们,华发鬓下两眼炯炯有神,话音铿锵有力,让人打心底钦佩他们对古典诗词的爱好,对传统文化的坚守。

他们不是人人歌颂的大作家,也没有家喻户晓的经典作品。他们没有苏轼“驾一叶之扁舟”的情趣,也没有杜甫“万里悲秋常作客”的漂泊,更没有李清照“怎一个愁字了得”的千愁万绪。他们只是一群面朝马湖,知足常乐的爱好文学、坚持梦想的“老顽童”。

面对芳华已逝但容光散发的他们,我们这群风华正茂的小青年无不感到些许悲哀。不知是新时代的便捷让我们丧失了刻苦的种芽,还是车水马龙的繁华大道让我们迷失了努力的方向,抑或是残酷的现实让我们丢弃了进取的激情。我们总在做着美梦,浪费着青春。

龙应台曾在《目送》里写到:“时光,是停留是不停留?记忆,是长的是短的?一条河里的水,是新的是旧的?每一片繁花似锦,轮回过几次?”时光老人的脚步从不会减速。四季轮回一遍又一遍,我们在凡尘中逗留的这一遭,能否留下点什么?当有一天,归为一抔黄土时,我们又会带走什么?

我们永远不知道,世间的一切新生,我们会领略多少。趁年华还在,我们应该紧跟前辈的脚步,努力追寻自己的梦想。即便再难,也应有“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毅力。

今天的马湖,让我遇见不一样的人生航标。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