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来生,我愿做一条鱼儿,任凭自己在汪洋大海中飘荡。

记忆里的鱼儿,好似一生就只有两个阶段——抵达大海前,呆在大海里。

还未抵达汪洋时,那是一条自由而又幼稚的鱼儿。尽管不知道终点在哪里,但随溪流阅过的美景,也足以让它满足。它就像是被剪断了线的风筝,在世间的四季中游荡。那是“满园春色留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春意盎然;也是“云收雨过波添,楼高水冷瓜甜,绿树阴垂画檐”的闲静夏日;还是“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的萧条秋景;更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大雪纷飞。游过这世间的春夏秋冬,深切地感受到世间一切皆是景。

溪流不会停下步伐,鱼儿也随之流浪。游过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它想留下的地方。想留在芦苇丛的缝隙中,想留在池塘的荷叶下,想留在世间任何一处地方。流浪久了,有时也会厌倦这些所谓的“景”,似乎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山,一样的四季。幼稚的鱼儿慢慢长大,开始厌倦和溪流漂泊的日子。看遍世间的四季,慢慢感到害怕,害怕再一次去历经四季的更替,因为留不住春天飘下的细雨,留不住夏夜的繁星,留不住秋天的梧桐和冬季的雪花。渐渐地,不愿再看到任何“景”。就像你已经知道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结局,所以当你再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相遇时,无论把场景描写得多美好,无论把过程描写得多浪漫,你都不会为之动容。因为在你眼里,这只不过是悲剧的开始。这便是鱼儿所想的,历经四季更替后,它会想,若还有当初的勇气该多好,若还把流浪当成自由该多好。

还好,溪流终是把鱼儿带进了汪洋大海里。这是一种怎样的释然,在日日夜夜的流浪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汪洋里聚集了很多很多鱼儿,它们来自四面八方的小溪。每条鱼儿,都会把自己当成最特别的,但汪洋却把每一条鱼儿都当成唯一。

在抵达汪洋前,那条从幼稚到成熟,从拘束到自由的鱼儿,终于可以无拘无束的在广阔的汪洋中游行了。呆在汪洋里才是这条四处流浪的鱼儿最终的归宿。就这样,它获得了自由,获得了安稳。毕竟,风筝飞得再远都有抓住风筝的人,鱼儿就是风筝,汪洋就是那牵线人。历经四季更替,随波逐流的鱼儿,安稳于汪洋,才是漂泊流浪后最想要的归宿。

来生想做一条鱼儿,在蔚蓝的大海中无拘无束地徜徉!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