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时,天空是蓝色的;难过时,天空是灰色的。一年四季的天空大多是蓝色的,而小芯的天空却经常是灰色的。

“小芯,你姑姑来拜年啦。”

“真的吗?太好了!”

小芯扔掉手里的小鞭炮,蹦蹦跳跳地跑到家里,却发现只有母亲一人在理香肠。“妈,姑姑呢?”

“你姑姑去大伯家拜年了。”

“妈,那姑姑来我家拜年了吗?”

“姑姑说明年再来。”

“又是明年,哼。”

“小芯……”

小芯既愤怒又委屈地奔出了厨房,慢慢爬上了阁楼。透过阁楼的小窗口,可以看见大伯家的庭院。小芯看见堂哥和小表弟们在那嬉闹,自己也跟着“嘿嘿”地笑起来。

“你们小心点闹”姑姑关切地叮嘱道。

小芯把目光移向了姑姑,姑姑还是那个样子,对他们一脸的宠爱。小芯的眼眶莫名地湿润了。

看来,姑姑,很喜欢堂哥和小表弟们。

妈妈发现了小芯的异常,把她叫到屋里,问小芯怎么了。小芯不停地眨动着眼睛,扯出个大扬角,摇头说没事呀。妈妈摸着小芯的头说:“小芯,姑姑不来拜年,是因为你爸爸不在了,她来这里会伤心,你不要怪她,知道吗?”

“妈,我知道的,可是……”

可是,小芯记得,以前爸爸在的时候,姑姑也很少来这个家。

小芯记忆的闸门回到了自己五岁时。

“姑姑,你来了,进屋吧。”

“小芯,姑姑给你糖,姑姑先去大伯家放个东西再来看你,你先回去吧。”

“姑姑,那个袋子里装的是什么呀?”

“哦,是姑姑的换洗衣物。”

星期一去学校时,堂哥跑来跟小芯炫耀他的新毛衣——说是姑姑手织的,穿着很舒服,问她是不是很漂亮。小芯用手紧紧拉着衣角,不停地点头应答着漂亮,心里除了羡慕,更是嫉妒。

伯特兰·罗素曾在《幸福之路》中写到:“乞丐并不会妒忌百万富翁,但是他肯定会妒忌收入更高的乞丐”。是啊,小芯并不妒忌堂哥的毛衣,但她却极其妒忌姑姑对堂哥的爱。

“哥,姑姑对你真好!”

“是啊,姑姑说了,男孩以后可是要干大事的,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嗯,对,干大事……”

姑姑,真的很喜欢堂哥。

……

第二天,小芯跟着堂哥一起去给姑姑挖萝卜拌凉菜。小芯抱着一根肥肥胖胖的白萝卜跑向姑姑,却不小心绊倒了。小芯小心翼翼地用袖子把萝卜上的泥土擦干净,乐呵呵地继续跑到姑姑面前。

“姑姑,你看我的萝卜大不大?”

“嗯,小芯很棒!”

姑姑转而却摸着堂哥的手问他凉不凉,还斥责他应该让他妈妈去挖而不是他去。小芯看着自己通红的小手,袖子上的湿泥巴,傻乐道:“姑姑,我妈叫我回去了,我先走了。”

小芯把萝卜轻轻地放在桌子上,转身跑了。庭院里,阳光早已洒满屋檐,出上的积雪已经融化至山巅。可小芯觉得自己好冷,仿佛洒落周身的不是阳光,而是一粒又一粒食盐般的冰雪。明明是艳阳天,却感觉灰蒙蒙的,不见天日。

她明白,姑姑,真的很喜欢堂哥。

后来,小芯在和伙伴们打雪仗时,从石阶上滚了下去,额头撞到了水泥台阶上,鲜血染红了白雪。听到哭声,姑姑立刻跑来,背上小芯便往诊所跑。

“女孩子家玩耍要小心点,伤口留了疤就不漂亮了,知道不?”

“嗯,姑姑,我知道了……”

妈妈赶来,姑姑把小芯交给妈妈,望了望小芯,难过地走了。

“你看,姑姑多关心你啊,她只是平常跟你接触少而已。”

“嗯,我知道,我……”

后来,小芯渐渐明白,姑姑其实并没有偏爱谁,是自己总拿“有色眼镜”看待姑姑而已。就如同枝头上的两朵花,花根给予的水分是一样的,只是分枝分在不同的节点,节点底的总会比节点高的先收到水分。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