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别人说,西藏的布达拉宫最美,内蒙古的呼伦湖最美,云南的大理最美……可在我眼里,只有外公家的竹林最美。

外公家住在大山里,每次去总是要爬一个半钟头的山路,可那从不会阻挡我们去玩的步伐。因为那里的人总是会用最纯朴真切的微笑打动你,那里的山水总是让你有一种亲临花雨山、水帘洞般的感觉,最特别的莫过于外公家的竹林,甭提有多美了!

从整体看,竹林是一幅画。从局部看,竹身刚劲有力,像一个挺拔站立的士兵;竹叶飘动柔美,宛若嫦娥飘荡的纱裙;竹根漫延深扎,好似坚强不屈的红军,骨子里有一种不服输的勇气。外公常说“做人呀,就要有竹子的品质,本本分分地扎根大地,要有一股永不言败的勇气,当柔则柔,当刚则刚。”

竹林给我们带来了大自然的味道。每年外公都去竹林掰竹笋,他用手把竹笋周围的泥土刨开,将里面的嫩竹笋全都掰起来,然后去掉竹壳。有时不小心,竹壳划伤了手,但外公从不言。外公总是用开水滤过了嫩竹笋才叫舅舅给我家和大姨二姨家带来。他就是用这种简单的方式爱着我们。小时候爸妈要打我时总会先说一句“信不信,拿顿笋子炒肉给你吃。”可每当听到这句话,我却总是闻到外公家的“竹笋炒肉”的味道,口水像瀑布一样不停地往下落。

进入高中,学习繁忙。可我总在感慨,若能再吃上一回外公做的竹笋炒肉,那该多美啊!

我的愿望终究落空了。今年,外公离开了我们。他是带着病痛离开的,离开了他爱着的这片竹林。舅舅他们知道他深爱着这片竹林,便把他葬在这里。只可惜,为了方便下葬,整片竹林都被砍光了。竹林失去了原本的绿,只是因为爱它的人已不在。

读高中后,我一个星期只能和父母通一次电话。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可每一次都无比的开心。可这次不一样,电话那头传来外公去世并且己经埋葬了的事实,通话仅仅只有15秒,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落,浸透了衣衫和枕巾。

第一次回来看望您时,竹桩遍布,像一把把锋锐的剑,刺进我的心脏。第二次,新生的嫩竹长得高过我的头顶。两次跪在坟头时,恰逢大雨哗哗下,可能是没有回来送您最后一程,上天在惩罚我吧。其实,没见着您最后一面,我的心比珠穆朗玛峰上的雪还冰凉呢。其实我知道,您并没有惩罚我,您希望我能好好的。您守护着边片土地,这片竹林,用新竹来造福亲人。我相信有您的陪伴,这片竹林会长得更壮,叶子会更青,根须会更刚,竹林会更幽幽。

外公,今天是您去世后的周年忌日。我想您,我用我的方式怀念您,无论风里雨里,还是晴里雾里,我都深爱着这片竹林,因为这里有您。

外公,一路走好,愿您在天堂里能够听见我的祝愿。谢谢您教会了我如何去爱。

在那幽幽竹林处,竹叶化泥护新林!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