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说,人生旅途是一趟孤身之行。一个人来一个人走,学会忍耐孤单,是我们终要“牵手的玫瑰”。譬如下雨天,影子的缺席是必然的,你又何必期待。

寻寻觅觅,停停走走,人生需自己掌舵,自己做自己的摆渡人。她,便是在自己的童年里学会自我摆渡。或许,她的童年是诙谐的,亦是宁静的。

小时候她便喜欢“独善其身”。她总说我们玩的“过家家、谈弹珠”很无聊,与其这样浪费时间,不如思考思考人生。“思考人生”,对于刚上幼儿园的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毕竟,我们所思考的“人生”是明天幼儿园里会否有蛋糕。

她喜欢坐在门前的梨树上,望着对面山顶的夕阳渐渐落幕,红霞散尽。你问她总在那儿干嘛,她总说在“思考人生”。这句话成了她与人交流时的唯一台词。

小学五年级,她和父母搬去了外省。听说她在那边依然习惯一个人,外面的花花世界并未改变她的性格。世界依旧是冷色调,如同墙角边的蔷薇终究被绿叶染彩本色。

她哥哥因为心疼她所以转学过去陪她,可哥哥也无法走进她的内心,打开她的“话匣子”,他们甚至带她去了精神科。听到这些,虽不及听到一个平常活泼乐观的朋友突然生了病那般让人措手不及,却也让人莫名心酸。我试着给她留言,但她的QQ日复一日的犹如幽谷般死寂。我想我未“应聘”上打开她内心的那把“钥匙”。

初一下期,我突然收到她在空间的留言:我每天看着太阳东升西落,不知它的用意何在?生命亦如此,有生就有死,何必要在世间停留着遭罪?直到一天在医院走廊的落地窗边碰到一个穿着病服的小男孩。他莫名地问我“怕死吗”?接着又说他很怕,很怕接下来的手术会失败,怕再也见不到爸妈、朋友。看着他的背影,他的话在耳边回荡,我久久无法平静。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我理不清头绪,窗外的迎春花却开得格外漂亮,我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她总说自己在“思考人生”,却对生命的意义从未有个答案。或许,未来的某刻,它会不寻而现。后来,她开始“爱上”了霍金,“爱上”了史铁生,爱上他们的倔强。而我,也开始“爱上”了她,爱上她的“新生”。

末班车终会停站,大院的铁门终会生锈。生命亦如此,终会化为一抔黄土,只是在旅途中奔跑过,燃烧过……

人生这本厚重的“史书”,本就有太多的义项,又何必去咬文嚼字,苦寻每句话的意境与色彩。这咖啡般的人生,我们终究品定不了它的苦度,因为味觉也会随境遇或坦白或欺骗自己。

人们常说与其去追一匹马,不如用追马的时间种草,待到春暖花开时,自会有一群骏马任你挑选。我想,太阳升起是为了照亮万物,下落是为了绽放星河。活着,是为了所爱。与其苦苦追寻那不切实际的答案,不如踏实走好脚下的每一步,用生命的句号来回答自己。

那年花开,繁星相随,伊人喜然。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