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水自远方潺潺而来,绕过山丘,滑入泥沙,渗透树根,但它从不唤累,如母亲一样;溪水一路滋润花草树木,滋养虫鱼鸟兽,但它从不唤苦,如母亲一样;溪水最终淹入大海,抑或没入沙漠,但它无从不唤冤,如母亲一样。母爱正如溪水般伟大。

有人说,母爱如春雨细绵,如夏花灿烂,如秋风凉爽,如冬阳温暖。而我认为,母爱若溪。因为她们都将有限的生命不求回报地奉献给了自己所珍爱的新生命。

我的母亲,是千万个母亲当中的一个,也是千万个无私给予母爱当中的一个。

孩提时代,母亲把爱缝进了那一条条漂亮的裙子里,晒进了那一床床暖和的被子里,煮进了那一碗碗香喷喷的米饭里。碎花裙上星星点点,似溪水在阳光下反射,熠熠生辉;被子里暖烘烘的,好像太阳住在里面;而那一碗米饭却胜似美味佳肴,总令我回味无穷!

如今,我长大了,一人在外上学。母亲的叮嘱只能在冰冷的听筒里传来,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唠叨、操心,但也只剩下看不见的叹息。就如那院墙外的溪水,明明就在眼前,倏尔又流向了远方。而思念的小溪,汩汩流淌。

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载,可你却毫无保留,爱我爱得彻底,爱我爱得纯粹。龙应台说:“所谓父女母子,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目送他的背影渐渐远去”。但我想不通,是你的爱如溪水,又不是你如溪水,为何你要潺潺远去呢?我不愿我的背影渐渐远去,我不愿你目送,我想永远在你的视野里!

可是,母亲啊!时间太狡猾,将我们的岁月偷走了。我一天天长大,而你却一天天老去,直至发如雪。我要建坝,我要挡住那溪水,我要留住你的爱。可是,调皮的溪水不听我的,流向了远方。

母爱若溪,溪水长流,流到女儿的心田。

余生,愿你安好,我陪你老。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