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命运善待,所以选择安然处世。

后山顶的夕阳渐渐为夜幕吞没,余晖逐渐由黄变红,如一勺食盐融入菜汤里与其汇为一色般,渐渐消散于夜的黑。这次见到你,你又比上次老了许多,上回仅仅认不出我,这回便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岁月的转轴在我俩身上都留下了很深的痕迹。你说我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其实我知道,不是我长大得太快,而是岁月太无情,让你老得太快。时光似乎很喜欢“欺老惧少”,对待你从不怜悯。

村里的人都喜欢拿你开玩笑,可能是因为你好“欺负”,抑或是因为你好相处。你从不会计较他们玩笑的过分与否,尺度的大小,你只会傻傻地望着他们笑。有时,那笑声却莫名让人鼻酸,心疼。

除家族的晚辈外,村里人都给你取了各种绰号。用汉语翻译过来有称作“黄面条”的,也有“聋傻笑”之类的。你面颊上横七竖八的皱纹早已如一个“缠丝肉”般把你的脸挤在一堆,而迷糊的眼神更是被皱纹“抢镜”。这些绰号随着他们的心情变换着,而所要表达的意思也随岁月的毒蚀、你的衰老愈加难听。你却从不在乎,他们叫什么,你便都答应。我想你未曾被命运善待,所以便安然处世。

你告诉我人的寿命那么短,又何必在计较中度过呢。这辈子跟他们太计较,或许下辈子就没这么好的缘分碰到他们了。其实哪有什么来世之说呢,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或许这就是你们这一代“守护在大山里的农村妇女的台词”。一辈子扎根于大山,挣扎于大山这片泥潭里,恍如芦苇,摇曳冷风而不倒,人生的行程最远不过就是几个月才去一趟的赶集地。因命运的薄待,终成“井底之蛙”,却安于命运的安排。早知无力反抗,便也不曾挣扎。但也正因无挣扎,你避免了花花世界的人情冷暖,尔虞我诈,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听我聊县城的繁华闪烁,车水马龙,美味佳肴,你如听演讲般投入,你告诉我这是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你说你最喜欢吃玉米汤饭,习惯吃它,其实我知道,你是舍不得拿着那印有“100”元面值的钱票去买米。而岁月,对你的“留情”,也仅给你留下三颗牙齿,即便是稀饭也无法恭敬地“伺候”你。

你说小时候穷怕了,你和爷爷两兄妹相依为命,穷到只能拿几粒玉米煮稀饭喝。这辈子,只要能吃饱穿暖,何必去索求太多呢。上天没有那么多的福利“宠幸”给世间的每个人。

春花秋月,朱颜已改,这个世界本就是残忍的。

我喜欢后山顶的夕阳,因为它很美,可我不喜欢你的“夕阳”,因为它很残酷。但是,未被命运善待的你,却能安然处世。这是何等的高贵,何等的洒脱,何等的清爽!

姑婆。如果真有下辈子,我愿你生于繁华,活于享受。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