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渴望长大,长大后却怀念孩提时代;拥有时理所当然,失去后却郁郁寡欢;难过时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快一点,幸福时却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某一刻;总会把他们惹恼了又讨好,总有一场做不完的美梦。或许,这就是稚嫩如青芽的儿时的我们,火气也如同暴雨夹杂狂风般随情绪跌宕起伏。

我们似无终结般充当着父亲的“小情人”,似无目的地扮演着母亲的“跟屁虫”。对于父亲,我们总是撒不完的娇;对于母亲,我们总有说不完的小秘密。面对离别,我们似乎总能轻描淡写,转换自如,从不刻意去挽留,不知是早已明白无力挽回,还是因为无知无力管辖?我们,总在自己的那方天地里,做着自己的梦,构建自己的快乐。殊不知,未来的某天,我们早已悄然变了样,失了味。

或许是因为青春的来临,羞涩的装饰,形象的定义,我们开始变得缄默。再也没有了坐在父亲肩背上的光影,再也没有了依偎在母亲怀里的娇羞,我们将沉默变为习惯,让习惯牵引着一切方向。

有时候,当一个点变成了习惯,它便可连接成一条线,撒网为一个面,让我们将用同一个方式去面对所有。回家习惯了对父母打个招呼便无二话,以致对待所有的亲戚亦是如此。当这个习惯渐渐在我们的生活中成为一个定律时,我们的生活亦慢慢失去了色彩。

为了满足父母的期望,抛弃自己的爱好不足挂齿;为了达到老师的要求,匿藏自己的课外书理所应当;为了充实自己的生活,坚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无所谓。只要能达到未来的某一个目的,中途丧失活力,丢弃色彩,我们似乎也甘愿。原以为,那个矗立在终点的目标里一定包含着一切的幸福与美满。殊不知,人生本无终点站可言,没有真正实现的目标,达到一个小目标,只不过是为下一个目标做铺垫罢了。人性,本是贪婪的。

也许,我们也可以放慢脚步,不以某个习惯开关整个电路。可以试着对父母多一点述说,对朋友多一点肯定,对自己多一点精力,去尝试各种意料之外。

在动荡的漫漫长路中,兜兜转转,我们终会发现,原来,陪在身边的还是那些最熟悉的相貌,埋在心里的还是那些最初的念想,装在日记里的还是那些最美的初心。

能够持久的东西一定有重量,一定经得起时间的冲刷。如同我们的人生,一定经得起岁月的贬谪与掌声,命运的残酷与确信。

陶渊明说“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过往是本装着回忆的相册。你只能将它放置于抽屉里,偶尔取出,把它当作镜子,看看是否一切都回归正轨,以免迷失方向。而未来,也是装着导航的高速路,我们对它的信任与否,必须自己去求证。

未来,终究是一首已谱曲而未填词的战歌。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