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当熟悉的旋律在耳畔响起时,我不禁想起那寒风中带着疲倦而让人安心的身影。心中不免涌起丝丝暖流,嘴角久久上扬。

小时候总梦想着长大后当一名警察,总认为警察的飒爽英姿都是与生俱来。长大后才发现,原来这世上并没有天生的英雄,英雄没那么好当。警察的风雨无阻,无私无畏并非自己的小小劲性便可企及。不知在多少次形形色色的案件中,他们奔跑于风雨里;不知在多少宗厚厚薄薄的案卷里,他们俯首于纸墨中;又不知在多少声滴滴呜呜的警笛下,他们驰骋于生命间。于他们而言,警察或许不仅仅是职业,更是对生命财产安全的守护。

那一年夏夜,星星早已和乌云玩起了捉迷藏,路边的夜虫不再鸣叫,暴雨肆虐横巷竖街。表弟离家已经一天一夜了,家人寻找无果,只好报警。

当我下晚自习赶到派出所时,时针正指向22点。小姨告诉我:姨爹和两位警察叔叔去监控室已经有三个小时左右了。小姨还算“冷静”,不知是因为把希望寄托在了警察身上,还是早已慌了头麻木了。她蹲在那儿不停地哆嗦着,担忧、等待、寒冷交织在那抹孤独的身影上。

等待总是漫长的。站在派出所楼下,暴雨击打在灰白瓷砖上,接连绽放出朵朵烟花般的水花儿。烟花本该是让人向往心仪的,夏夜的雨本该是温柔甜润的,可那一夜的一切充斥着凄凉,焦虑。县城的一切是那般呼啸,而又那般宁静。

当时针转向凌晨三点半的时候,姨爹和两位警察叔叔终于下来了。数小时的追踪与等待,终于确定了表弟在郊外。等待和坚持往往可以带给我们所渴望的一切。

郊外的雨比城里的雨更大,浑浊的泥水早已浸没了脚踝。警察叔叔冲在前面,白色手套已被染了色,警服、警帽被雨淋湿后也变得更加深黑,更加神圣,更加庄严。警察叔叔多次拉开内衫擦拭手电筒上的雨水,就像在监控室里多次端起水杯,却一次又一次地喝空杯子。

不好,一位警察叔叔的脸颊被树枝划了条口子。血丝顺着帽檐边滴落的雨点滑过面颊,一滴又一滴。泥沙混着雨水溅满他的双膝,有的甚至飞到他的脸上。忽然,有丝悲凉袭入我的心间,警察叔叔奋力寻找丢失儿童,而他们的孩子或许正期盼着父亲用温暖的怀抱哄自己入睡,或许正在睡梦中呼喊着“爸爸”……

当在废弃农舍找到因考试失败而出走的表弟时,指针已指向清晨6点。小姨抱着表弟在地上大哭,警察叔叔喘着粗气,嘴角微微上扬,疲惫的眼神里满是温暖。

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对面山巅上的乌云似乎不再那么浓黑。警察叔叔的警帽上沾着星星点点的泥土和树叶,但警帽上被长城和松枝包围着的盾牌、镶嵌着五角星的庄严国徽却格外耀眼、崇高。

在中国人民警察的心中,有份向往叫天下太平,有份追求叫百姓安宁,有份执着叫无怨无悔。人民需要他们,只要有他们在,不论何时何地何境,人民会犹如望见五星红旗般心安。因为这份依赖,我们似乎欠了他们太多。只要接到报案,他们便马不停蹄,风雨无阻。殊不知,他们的父母、妻儿在多少个日日夜夜在他们奔赴现场时忧虑着他们的安危,渴盼着他们的陪伴。

为了人民的安宁,他们临危不惧,不曾彷徨。为了人民的康健,他们容颜已改,青春已付。“为人民服务”,便是他们此生最豪迈的誓言,最庄严的承诺。

郊外是那般冷寂,却又那般安心!那夏夜的狂风是那般刺骨,却又那般充斥着温暖!只因有你——寒风中那抹坚韧不屈的雄姿——警察蜀黍。

人民警察爱人民,人民警察人民爱!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