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一世,总会留下一些痕迹,来真名他曾来过这世上。这些痕迹有好有坏,或多或少,有的被人终生铭记,有的却被渐渐淡忘。好比荆轲,易水便是他存在过的痕迹,而对于项羽,霸王之名便是他存在的痕迹。

每一年清明,学校都会组织一场去烈士陵园悼念烈士的活动,不知为何,同学们似乎有些开心。“这是令人高兴的事吗?”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到了第二天,拿着那些白花,我们便排着长队,争先出了校门,出发前往烈士陵园,也没多远,大概两三分钟的路程。

陵园的外墙很白,和我们手中的白花一样,一片惨白,“或是对亡者的叹息吧。”我默想着。接着,走进陵园的大门,没有见着烈士的墓碑,却只看到一座石亭和背后的一片阴森恐怖的树林,“墓碑也许就在树林中吧。”我又想到。这时,一个熟悉的男声响了起来,叫我们安静,的确,同学们的兴奋早已打破了这里原本应该有的安静,静穆的氛围为何会被我们打破,我不得而知。我向声源一看好像是学校的一个领导,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紧接着,就是一番悼词和全体默哀三分钟的仪式。“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仪式都做完了,就是让学生送花的环节了......学生们顿时乱了一团,都争先恐后的冲进树林。“这时什么让人喜欢的事吗?那么的着急”我又迷惑了。我慢慢走过一排排墓碑,那上面刻着一个又一个烈士的名字以及他们的生辰,他们中有的是中年人有的却只是十多二十岁的青年,“死了就什么都没有啦!”我又感慨到,眼神的余光却又瞟到了几个同学,只见他们草草选定了靠近陵园门口的墓碑扔下白花就匆匆离去,像是有急事的样子,或许墓碑上有什么他们都不曾瞧见,我恍然一下:原来学校通知的是学生扫墓完后就可以直接回家了。

见到此情此景,我不禁感慨:“他们的牺牲真的有意义吗?”又走几步,我愣住了,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牵绊了一下,有的墓碑上除了“无名氏”什么也没有,就好像他们不曾来过这世界一样,没有给这美好的世界留下过什么痕迹一样,一股难以道明的情绪顿时充满了我的心头,我生怕打扰他们,内心哽咽的我蹲了下来,轻轻的放下手中的白花,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陵园。

走出陵园,望着四周,我看见了宽阔的大马路,林立的高楼,看见了人们脸上的笑容,看见了孩子们在冷风中吃糖的甜蜜样。我明白了烈士留下的痕迹了,不是墓碑,亦不是姓名。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