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微时想你,正午时念你,黄昏时忆你。

不知不觉,春天来了,花团锦簇。春风拂着花香撒满天际,会飘到你的身边吗?妈妈,我又想你了。

离二月二十一日已过去了很多天,这期间我没有勇气提笔写一句我想你。身为长姐,我不希望弟弟妹妹跟着我难过;身为女儿,我也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虽然已过去了很多天,但我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你分明还存在着。我一遍又一遍翻看你的旧照,我一次又一次在梦里看到你的笑靥,但一想到那天晚上手心里那只冰冷彻骨的手,才猛然发觉,在这个世界上我再也感觉不到你的一丝气息了,哪怕一点点……一直以来,是我没有接受现实吧!

人们常说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先来。是啊,在那个万家灯火,霓虹漫天的大年三十,意外像是一颗不明出处的炸弹,把新年气氛炸得粉碎。白天还在忙着的你,突然病倒。瘦弱的你,在生与死的边界挣扎了六天,最终还是躲不过病魔的吞噬。本就瘦弱的你,在那一刻只剩下骨头架,任我们一遍遍呼喊,你最终还是没有认出我们,带着疼痛,带着遗憾,去得那么匆忙,没有告别,也来不及告别。我犹如一个被抛弃在荒野的小孩,四周漆黑,寒风彻骨,失了方向。尽管我一遍遍呼喊你,盼望能得到来自于你的一束光,一丝暖,一声应,可最终绝望透顶。

我以为只要我不说再见,你就会像以前一样等我,继续陪我成长,让我陪你慢慢变老。但,终究只是我以为罢了。记得但丁说过,世界上有一种最美的声音,那便是目前的呼唤。而我却只能在梦里呼唤了,那些儿时贪玩惹你生气的画面,那些在灯光下与你促膝长谈的画面,那些与你共同前行的画面,一遍又一遍地像老电影一样放映。

所有人都对我说,过去了,放下吧!也不小了,要好好生活啊!可我还是习惯性地把自己当成小孩,以为只要叫一声“妈妈”,你就会回头;只要打个电话给你,你就会嘘寒问暖。但,事与愿违的事情太多了。罗姆说,没有母爱,生活就会变得空虚。纵然我深深地想念着你,却也只是偶尔想起,就像刷牙,早晚一次;就像吃饭,每天三次;就像呼吸,两秒一次。

你的一生,多么短暂,是我的到来,宣誓你青春的告终。为了我们,你苦了累了一辈子。记得以前,我总嫌你烦,你说等我十八岁便不会再对我啰嗦,你确实做到了,放得那么彻底,让我独自成长。记得每次打电话给你,你总会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对于你,我亏欠太多,陪伴太少。可是你,终究没有坚持到我有能力回报你的那天。此后,我守着你离开后空空如也的世界,独自成长,独自做自己的保护色。

妈妈,谢谢你一路的陪伴和给予。春天不会辜负花儿的等待,我亦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我希望在路之彼方会有你如花的笑靥,愿以来生,换我伴你成长,换我为你等待。

北有风来,屋后的梨花点点泛白,愿春风带着你喜欢的梨花香,伴你左右。花儿离枝,遥遥飘落,那是我在念你时,留下的泪。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