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畔,乃吾之家乡。家乡四季迥异,四季之风更是个性鲜明,令人回味无穷!

春风篇

初春,冬天的寒气还未散完。早晨微凉,微风轻轻拂过,让人不禁打个寒颤。中午吃过午饭,风渐渐变大,将地上的轻尘吹去,了却了我打扫庭院的心愿。每逢下雨天,那春雨又绵又细,春风一吹,便歪歪斜斜地粘在了墙上,似一条条银丝。家乡的春风是温柔的!

夏风篇

夏天一到,整个家乡便燥热了起来。太阳从江的另一个山头冉冉升起,阳光从对岸的山头一路洒下来。一到中午,大地被烤热了,风也被烘暖了。夏季之风犹如电吹风吹出的暖气,只能将汗水蒸发出盐分,而且风力不大,热得让人难耐。你若想吹凉风,可以去江边,从江面拂来的风,通过江水降温,会让你明白什么是凉爽。家乡的夏风是热情的!

秋风篇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劳累后的汗水被秋风擦去,是欣慰的!而到了深秋,秋风渐渐变冷,风劲也变大了,它将树上的黄叶纷纷吹落,如蝴蝶翩翩起舞。这是父亲所苦恼的,因为黄叶总是吹落在前院的坝子上。这对爱干净的父亲来说,不是一件美事儿,好在秋风知道自己惹了祸,又在夜里偷偷将落叶扫向了树根。家乡的秋风是调皮的!

冬风篇

如果说家乡的春风是个温柔的小姑娘,夏风是个热情的小伙,秋风是个调皮的熊孩子,那冬风则是个另类的脾气暴躁的醉汉。

今年放寒假,我和弟弟是一起回去的。离校那天,早在中午时妈妈就打电话跟我说老家的风很大,回来小心点儿。果不其然,从车窗往外看,原本被溪洛渡电站大坝拦截而温文尔雅的金沙江水也被吹得翻起了一层层的白浪。

刚一下车,那风差点儿就把我撂倒,好在我“体积还比较大”。可是走起路来很是费劲,风在耳畔呼呼作响,笨重的书包和茂密的头发被风拉扯着,我和老弟几乎不能动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挪到了家门口。

站在庭院坝子上,放眼一看,天空中可谓“群魔乱舞”——塑料袋、垃圾食品口袋在空中跳起了优美的“华尔兹”。耳畔只有风声,就像吹哨一样“嘘”——“嘘”——“嘘”。进了屋,关上门,风似乎更猛了,只听见楼下的卷帘门“嗒嗒”地响着,楼上的窗门也“铛铛”地叫着。突然,“哐当”一声,原来左边邻居家盖在柴火上的铁皮被掀翻了。此情此景,怎一个野蛮了的。家乡的冬风是暴躁的!

这便是家乡四季之风,春风温柔,夏风热情,秋风调皮,冬风暴躁,如同做人一样,个性鲜明,活出自我。


我爱家乡四季之风,或许有一天它们会因气候条件的改变而改变,变得更加亲切,更加多情,更加有味!


  • (本文编辑:吴华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