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接触摄影,是中学时代从“凤凰”胶片相机开始的。虽然早已作古,但“凤凰傻瓜”带给我的欢乐却不言而喻,让我昔日也曾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如今,捧着上万的单反数码,对摄影的感觉却很彷徨,感叹“高手”之路却是渐行渐远。

“傻瓜”带给我快乐

90时代,照相机可是奢侈品,虽是个“傻瓜”,却让我如获似宝,倍加珍惜。照相也是稀罕事,总是在一家人聚齐,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慎重地装入胶卷。只要一照相,家人总是换上最新、最干净的衣服,帽子戴得方方正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坐得也是规规矩矩。

要出片,就得有胶卷,那“咔喀”一响,就如钞票往包外掏,每拍一张片,都得“小心翼翼”。位置挪了又挪,相机转了又转,最后屏住呼吸重重地按下快门,心情也随之解脱。

一次,我拿着装着还剩几张底片的相机去拍照,拍过了显示的36张,却还能按下快门,我一阵兴奋,心想又“偷”到几张,便举着相机一阵狂拍。在连续按下十数张后,才发觉不对劲,心想怎么也不可能“偷”到十数张吧?带着疑问,我脱下衣服遮住相机,头伸进衣服里打开相机后盖,顿时傻了眼:胶卷压根就没装上!

胶片相机带来的快乐时时萦绕脑海,最大的感受是一个傻瓜,端着一个傻瓜,拍着一个傻瓜。

“卡片”让我认识摄影

真正对摄影的概念认识,是从几年前玩数码卡片相机开始的。那时的卡片机,像素低、功能少、速度慢,价钱还忒贵,抵两个月的工资呢!

都说爱好是摄影最好的老师。举着卡片机毫不顾忌地肆意拍摄(没有了胶卷负担,嘿嘿),着实带给了我无限的快乐,也赢得了别人的羡慕,自我感觉也非常“洋盘”。

我大胆地把镜头对着身边的美女,炫耀着自己的“作品”。美女们也不是容易哄的,总是好奇地问来问去,问得我天昏地暗,问得我哑口无言,问得我跪地求饶。在美女们的哄笑中,我无地自容,开始关注网络上、书籍里所有的摄影知识,不惜休息时间埋头苦读,悬梁刺股。

一段时间后,我对摄影的知识有了初步的认识,拍的片开始围绕主题和主体,追逐着画面的简洁。懂得了用光圈、焦距来控制景深,明白了不同的构图能让画面更漂亮,也知道了慢速度可以拍出迷人的如梦似幻……

单反感觉摄影路漫漫

用上单反后,让我对摄影更加执著(又花去省吃俭用两个月的工资,能不执著吗)。

我开始关注网络摄友们拍的片,也在摄影网站注册、发贴,其乐融融地与全国的摄友们交流、学习。在摄影知识的不断充实后,除了对摄影的追求仍然执著,越来越觉得与“高手”的差距越来越大。

但是,我仍然非常享受摄影的过程和在电脑上美美欣赏图片的美好时刻。特别是自己拍的片在报纸刊印出来后,那种兴奋心情更是不言而喻。

前几日,受朋友之邀拍雪景,我欣然前往。脑海里酝酿着一幅纯洁蓝天下,白雾环绕山腰,残树枯枝缥缈点缀的画卷,便心驰神往般。

来到雪山段,我迫不及待地下车,占据了绝好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掏出相机,紧紧固定在三脚架上,调好水平,设置好光圈、快门、色温、感光度。当一切完毕后,我蹲下身,用眼瞄着取景眶,顿时呆了,美景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几分钟,景色却瞬息万变,迎面吹过嗖嗖的冷气,整个雪山被蒸汽凝结的白雾厚厚地裹住了。

我木然地捧起背阴处的冰,顿时,一股刺入骨髓的冰冷让我清醒过来:摄影难,摄好影更难,不仅是机遇、设备、精神,更是对事物独到、机敏的意识。

  • (本文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