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罗开友:“对李培香及涉案人员追责到底!”

[日期:2011-01-04] 来源:  作者:江泽明 [字体: ]

2011年1月4上午罗开友对笔者表示,他对李培香及其参与当年陷害自己一家的人员,将追究其法律责任、经济责任,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在位于凉山州雷波县县城东环路的“太极大药房”里,罗开友一边经营、应酬着前来问诊购药的人员,一边对笔者坦言,“没有受过那种冤屈的人,根本理解不到我内心的苦楚。我为什么要花那么大(100万元)的代价去找出李培香?如果仅仅针对我,也还罢了;问题是她(李培香)伤害的是我们一家,甚至殃及邻居。”

罗开友说,雷波县公安局现在正在调查李培香及其家属是否存在诬告陷害、打砸抢、抬尸闹事等违法行为,“他们肯定会给我、给社会一个说法。我将依据他们的调查结果,依法提出我合法、合理、合情的正当要求其他3人(罗天元、罗开强、沈修元)怎么说,是他们各自的事情。

罗开友告诉记者,他已经委托北京市首信律师事务所杨学林律师作为他的律师,为他提供法律帮助

在一旁的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插话说,“我希望警方最好在过春节前能给出结果。”

综合罗天元、罗开友的陈述,原来,罗开友的苦水蛮多——

1983年,罗开友经介绍人牵线,与同乡(雷波县渡口乡那古村)人李培香订了婚,当年,他便参军入伍1986年报名开赴老山前线。去前线前,有10天探亲假,他和李培香在乡政府领了结婚证,但既没有举行婚礼,更没有同居过,连手都没牵过。1988年8月二次回乡探亲时,得知李培香此前生了一个小孩,而且出于名誉的考虑,李培香掐死了那个小孩(李培香当时在学校代课,为此请过假)。为此,罗开友提出分手。二人谈崩了,罗开友随即返回部队。李培香之后追到罗开友服役的部队,向部队领导表明是“来离婚的”。鉴于他们的结婚手续是在地方办的,部队叫他们回地方再办理离婚手续。由于面临着部队退伍人员多,而罗开友是被确定为提干的对象,不能随李培香一同回家乡办离婚证。

李培香回到渡口乡后,以与罗开友在部队上结了婚为由,住进了罗天元家。一个多月后,罗天元接到儿子罗开友的来信,称与李培香是决定离婚的,叫家里人防着点,别被骗了钱财。鉴于儿子不在家,罗天元一家暂时容留李培香在家里出入。后来李培香造谣说罗家用农药灌她、打了她,但经村妇女干部等调查纯属编造。不久,李培香在其幕后策划人的安排下装疯,让罗天元一家送医院治疗。

1989年1月9日,罗开友赶回雷波县处理家中这些烦心事。在县医院,他请求医院领导用了先进的诊断设备检查,结果是李培香根本没什么病,但为了让她出院,1月15日,罗开友答应了李培香需要一件太空服(注:新京报发有李培香手持那件衣服的照片)的请求回到家乡,罗、李两家就离婚事情商谈,当天夜里10点李培香突然再次装疯出了门。罗开友追了出去,找到李培香,李培香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追出大家拉扯在一起,最终李培香撕抢了罗开友上衣兜里的300多元钱跑掉了第二天天刚亮,李家亲属10多气势汹汹的出现在罗家门口带头的是李培香的母亲赵芳,要求交出李培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1989年1月31日在渡口乡粮站下的金沙江里,“碰巧”出现了一具,经李培香的母亲、父亲和现场在场群众辨认,认定尸体是李培香,于是罗开友在雷波县城被抓。罗开友的大哥罗开强,邻居沈修元、付开金、付开德在渡口乡营盘村的家里也被抓。第二天,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也被抓。他们被指控帮助杀人和抛尸。

我要求看证据,法医出示了照片。罗开友回忆,他一看尸体便认定不是李培香,李培香两眉间有颗豌豆大的黑痣。

罗开友称,他被抓后,他所在部队先后派了两个工作组到当地。他被告知,雷波县公安局认定他杀了人,部队要将他退伍处理,移交地方。在罗家和当地干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警方先后几次开棺验尸,发现女尸年龄很大,并且至少生过5个小孩,根本不是李培香。因证据不足,罗开友等4人被收容审查21个月后,1990年10月释放。但那具女尸已被李家强行埋在了罗天元的院子里。而李家到罗家埋人时,几乎将罗家打砸、损毁一空,罗开友的母亲被李家人员掀到在地,右脚被踢成了残疾。

罗开友称,经他调查,李培香出走后,被她家一个亲戚“引渡”到了天津,改名换姓为“李芳”嫁了人,并且生了孩子“她明明知道我们的离婚手续还没办下来,却与人结婚,这是什么行为?而且,她之前凭什么要掐死那个私生子?这都是我要控告她的理由。”

此前,2010年12月13日,化名为“李芳”的李培香在天津承认:“我就是李培香。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黄懿 | 阅读: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